政信合作业务集中度过高恶果显现:国元信托项目批量违约

安徽国元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国元信托”)在行业内业绩处于中下游水平,加上多年来倚重地方政信业务,被公认为“…

安徽国元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国元信托”)在行业内业绩处于中下游水平,加上多年来倚重地方政信业务,被公认为“乖孩子”,所以并未受到太多关注。

而今,“国元安盈201702003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兑付延期至2019年11月30日之后,再次出现延期。这将“乖孩子”国元信托推至风口浪尖。

该信托计划是国元信托2001年成立以来首次出现延期兑付的信托计划。

记者查阅资料显示,“国元安盈”系列中,除上述产品外,“国元安盈201705032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国元安盈201602008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国元安盈201703003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和“国元安盈201702045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4个项目均出现违约。

面对如此大比例的项目集中违约,国元信托将如何应对?未来又将如何为投资者带来财富安全与稳定收益?

对此,记者多次致电国元信托总部,截止发稿,对方始终未有回应。

信托项目批量违约

政信类信托又被称为基础产业类信托,一般涉及的项目多是政府的基建项目,且最终债务人多为地方政府。无形中,它是一种以政府信用为基础的金融活动。

“国元安盈201702003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是国元信托2001年成立以来首次出现延期兑付的信托计划。

这只产品成立于2017年年中,分ABCD共4类发行,年化利率为6.5%/年—7%/年,总计募集金额为9310万元。

信托资金用于贵州清水江城投集团有限公司(曾用名:都匀经济开发区城市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清水江城投”)发放流动资金贷款,主要用于都匀经济开发区城市整体开发及基础设施建设。

黔南东升发展有限公司为融资方,按约定偿还贷款本息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这只产品本应于今年8月22日全部到期,但融资方申请延期至11月30日兑付,延期开始之日至实际兑付日利率上调至10%/年。眼看离延期兑付日又过了逾半月时间,这只产品依然没有完成兑付。

本以为这仅是个例,而紧接其后的其它信托项目接连出现违约,让投资者措手不及。

“国元安盈201602008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成立于2017年1月25日成立,实际募集金额1.78亿元,信托资金用于遵义市播州区国有资产投资经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日常经营周转。

据报道,截止2019年6月底,借款人和担保人净利润分别为-923.58万元、-40531.12万元,造成两者利润为负的主要原因是借款人和担保人作为政府融资主体,其收入主要是年底与财政结算后体现,且企业经营期间各项费用正常列支,因此净利润为负。此后,国元信托删除了该公告。

紧接着,“国元安盈201703003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除第一期完成兑付、第二期部分本金兑外,第三期、第四期也分别于2019年8月22日、9月14日到期,至今投资人未收到相应本金。该信托计划的融资主体为贵州省安顺市交通建设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安顺交投”),担保人为安顺市国有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截至目前该笔债项逾期规模为1.6亿元以上。

随后,“国元安盈201705032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本应于2020年1月全部到期,因融资方资金吃紧提前宣告“违约”。该信托计划分ABCDEF共6类发行,目标年化收益为7.6%-7.8%,总计募集金额为1.3亿元,融资主体为毕节市七星关区新宇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新宇建投”),信托资金用于补充新宇建投的流动资金。毕节市开源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开源建投”)为借款人偿还贷款本息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近日,“国元安盈201702045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亦出现逾期,融资方为陕西省韩城市黄河新区建设开发投资有限公司。

细品国元信托的违约项目,涉及贵州都匀、贵州遵义、贵州毕节、贵州安顺及陕西韩城等多个区域,而贵州又是政信类信托的“网红”区域。

北京某信托人士对记者表示,这些政信项目接连出现兑付危机,反映出经济相对落后地区的地方政府债务压力。

“本身这些偏远地区经济欠发达、财政入不敷出,这几年城投债台高企、担保措施也相对薄弱,如此大批量的集中到期难免暴雷。”上述人士表示。

缓兵之计

以“国元安盈201705032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为例,在还款及分配方案征询意见函中提到,由于融资方提出申请,该信托计划将做出如下还款及分配方案。

1、该项目每期到期日,融资方偿还该期贷款金额的30%及到期利息。

2、2020年5月15日,融资方偿还信托贷款总规模30%及到期利息。

3、2020年10月15日,融资方偿还剩余本金及到期利息。

4、自信托计划各期到期日后一日起,除信托合同约定的预期收益之外,受益人还将获得融资方承诺提高贷款利率而支付的资金(投资者投资的资金X2.5%/365X实际延期天数)。

5、增加连带责任保证担保:在原保证合同继续有效的基础上,融资方已同意增加担保措施,新增担保方为毕节市德溪建设开发投资有限公司(发行过专项债券,信用评级AA)。受托人将在延长贷款期限的相关协议签订后与担保方办理担保合同签订事宜。

国元信托在征询意见函中表示,如上述方案获得代表信托单位三分之二以上的受益人同意,公司将按照上述方案与融资方、担保方等办理相关手续;如上述方案未获得代表信托单位三分之二以上的受益人同意,国元信托将继续全力催收,直至采取司法诉讼等手段。

有投资者表示,给出的延期还款方案就是“没有方案”,感觉依然不会履约,没有任何诚意,这样再融资口径只会越来越窄。“作为缓兵之计,融资方是很容易许下承诺的,先缓一缓再说。”

北京某律师告诉记者,公司或者企业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走诉讼那一步,因为诉讼流程非常复杂,不仅耗时耗力还耗钱。“一旦信托公司面临诉讼程序,前期要先垫付各种费用,这对信托公司来讲,无形中会增加信用压力,对后期展业也有影响。”

流动性困境

自监管政策出台以来,尤其房地产调控效果最为显著,资金转投政信信托比例激增。理财师相应也会推荐风险较低、收益较高的政信信托产品。

一位政信类信托持有人表示:“既然是政府托底,保险系数自然很高,就不会有太大的风险。”

那么,政信信托真的自带“避雷针”吗?

近年来,财政部剑指地方违规举债,表态“打消地方债中央买单和政府兜底幻觉”,地方省级政府也提出了“谁使用、谁偿还”,“绝不为州市县政府债务兜底‘埋单’”。

随着金融去杠杆的不断深入,严控地方债务风险成为各地政府的当务之急。致使融资平台公司“借新还旧”套路不再顺畅,债务风险开始逐渐暴露。

上述信托人士表示,对于很多区域性地方政府控股的信托公司,其业务偏好不高,更多是服务区域内经济建设,在其他区域展业,更多是为平台融资。“目前看,在经济下行以及抑制地方政府隐性债务过程中,部分实力不足的地方融资平台出现阶段性、流动性风险,引发违约事件,终极损失概率比较小,不过需要警惕短期内地方融资平台违约小幅增加的风险。”

据国元信托2018年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12月末,国元信托管理信托资产规模1977.63亿元;固有资产74.45亿元,68家信托公司中,处于行业中下游水平。

截至今年10月末,公司管理信托资产规模1886.32亿元,合并固有资产71.88亿元,净资产70.17亿元。今年1月至10月,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06亿元,同比增长11.23%;净利润2.90亿元,同比增长27.75%。

令人疑惑的是,营收同比呈现正增长态势,怎么连几千万的信托贷款都无力支付?可见流动性已出现问题。

另外,国元信托固有业务中信用不良资产为1.7亿元,较年初增加了6992.06万元。

国元信托在2018年报中也承认自身创新能力不足,政信合作业务集中度偏高,存在一定程度的通道业务路径依赖,创新能力、资产管理和财富管理能力仍需加强。

关于作者: 麻辣财经

麻辣财经-更懂你的财经资讯平台,让投资变得更简单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