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国际学校”凯师教育假借美国名校招生 30名学生进退维谷

“我们想不到会有人胆子这么大,敢拿这么有名的学校来行骗啊!我活到这个年纪,从来没有被人像这样骗过!”2019年…

“我们想不到会有人胆子这么大,敢拿这么有名的学校来行骗啊!我活到这个年纪,从来没有被人像这样骗过!”2019年12月22日,王敏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说。

家在上海的王敏,曾在世界500强企业担任十余年的翻译,并旅居美国多年,丈夫是外籍人士。

2017年夏季,她的儿子小北,进入一个名为“凯师教育金山校区”(下称凯师教育)的学校。在招生和入学伊始,她们均曾被以口头或书面的形式告知,这所学校是面向美国老牌名校罗格斯预备学校的,课程设置为2+1,即在中国成功完成2年学习后,最后1年(12年级)进入美国罗格斯预备学校校本部学习。

但到了2019年2月,王敏被告知,孩子无法完成约定的海外名校的入学申请。她一时间慌了,因为这不仅是“受骗了”那么简单,还关系到孩子的前途。

不只是王敏的儿子小北,2017年夏季一同入读凯师教育金山校区的学生有30名。他们在凯师教育完成既定学业后并没有如愿进入心仪学校,大部分连一个面试通知都没等到。仅有的参与面试的3名学生也被拒,原因是罗格斯预备学校并不招收12年级的国际学生。

经济观察网记者调查后获悉,凯师教育及其关联公司不仅未获得其所声称的美国罗格斯预备学校的任何招生授权,且要么无办学资质、要么仅具备非学历教育资质,却打着国际学校的幌子从事学历教育。

如此拙劣的“圈套”,是如何使得数十个高知家庭上当受骗的呢?

招生套路:假托名校、夸海口

2017年4月前后,王敏接到一个自称是“罗格斯蓝带中学的Sam老师”的电话,对方称,罗格斯预备学校目前正在中国上海招募学生。早在2016年下半年,王敏就打算送儿子就读国际高中,为此咨询过不少中介机构和学校,所以“Sam老师”找过来,她并未生疑。

“当时我们对罗格斯一无所知,就自己上网查,也通过在美国的朋友打听,都说是个好学校。”王敏说。和大部分家长的心态比较一致,王敏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核验罗格斯预备学校的资质和水平上。

公开资料显示,罗格斯预备学校(Rutgers Preparatory School,下称罗格斯学校)始建于1766年,与女王学院在同一章程下成立,是美国新泽西州历史极为悠久的名校,亦获得蓝带(blue ribbon)殊荣。该校学员分三个阶段,包括学前班(3岁)至十二年级(G12,国内高三),是一所男女生混合的私立大学预备学校。

“蓝带”(blue ribbon)是美国政府授予本国中小学的最高荣誉。目前全美只有3.9% 的学校可以进入蓝带学校之列。

1957年,罗格斯学校脱离大学独立,成为了现在的罗格斯预备学校;女王学院后来成为罗格斯大学。该校所在区域,毗邻普林斯顿等美国名校,学生预科完成后大部分进入常春藤高校。

在凯师教育的招生手册上,还印国王教育(Kings Education)标识,凯师教育告诉王敏,这是因为该校从罗格斯预备学校引入ACB教学课程,凯师教育又从国王教育方面引入了该课程。

据了解,国王教育是一所颇具社会知名度的国际高中,该校成立于1957年,总部位于英国,并在英、美两国均设有若干校区。历年来该校毕业的学生,90%进入全英排名前20,全美排名前50的名校。

在凯师教育的招生手册和学生手册上,上述两机构被其放在明显位置重点介绍。招生手册的大半篇幅均是关于罗格斯学校的介绍,学生手册的第一章也着重介绍了国王教育。在其描述中,“罗格斯预备中学是美国最古老的中学之一”“美国蓝带高中,100%学生录取四年制大学”“Kings是最成功、最具代表性的国际学校之一”……等极致性措辞频频出现。

招揽生源,除了背景足够吸引人,入学也要有保障。2017年5月,凯师教育在其上海市金山区校址举行了招生宣讲。宣讲会上,凯师教育详解了培养方案等内容,并在招生期间反复强调,只要学生满足既定条件,就一定能进罗格斯学校。

王敏等多位学生家长告诉记者,凯师教育的学费、住宿费、教材费等费用,平均每年约15万元,另外还需要缴纳5000美元(约合人民币3.5万元)的海外校区注册费,“按照校方的解释,这意味着学生虽然在国内就读初三~高二,但学籍属于罗格斯学校”。

往来通讯记录显示,凯师教育招生官黄伟(英文名Sam)、校长陈璋鸣,在2017年~2018年间,多次向王敏等家长承诺,学生在凯师的两年或三年(G9~G11),只要达到GPA(平均学分绩点)3.0,托福成绩80分,就能前往罗格斯学校美国本部学习一年,完成国内及国外课程后,获得罗格斯学校的高中文凭。

前述承诺亦明确的刊印在学生的入学录取函、招生手册首页、以及学生手册上。不过,除了上述两条件,入学通知还附有一个简短说明“包括补充申请材料和面试”。王敏也注意到了“面试”这一补充条件,随后向黄伟反复确认,黄伟均向其表示,面试仅仅是“走个过场”,只要满足前述两条件,就能保证“直录12年级”。

早在2018年6月,王敏儿子小北的托福成绩就达到了82分,并在2019年1月再次刷新至95分。按照美国中学的申报流程,每年2~3月为申报期, 2019年1月~2月,王敏多次向凯师教育询问相关事宜,却总是被告知,还没到时间,需要再等等。

2019年2月下旬,凯师教育举办了一次升学指导交流会。交流会上,王敏再次跟校长陈璋鸣提起入学申请的事,陈璋鸣却称罗格斯学校的经办流程十分缓慢,大概到9月才能有结果。这一信息立即引发王敏警惕,她认为这完全是无稽之谈——9月几无学校招生。

在陈璋鸣的推诿下,王敏去找凯师教育的教导主任询问详情,却被告知,凯师教育根本无法兑现承诺,把达到约定标准的学生送往罗格斯学校,校长陈璋鸣和招聘老师黄伟一直在欺瞒大家,并试图在拖延中寻找替代方案。

2019年4月,校方代表与王敏进行了替代方案沟通。校方表示,根据小北的综合情况,可以安排他就读波士顿文理中学(CATS Academy Boston),并承诺给予小北就读奖学金和保送常春藤名校。

经济观察网记者查询获悉,按照备受留学中介推崇的“Niche测评”,波士顿文理中学仅在“学术(academics)”一项达到A+水平,而罗格斯学校在“学术(academics)”“师资(teachers)”“多样性(diversity)”“大学预科(college prep)”“俱乐部和活动(clubs & activities)”等项目均为A+水平。

前车之鉴使得王敏不再相信凯师教育的任何承诺。在海外高中申报即将关闭的黄金期,她和丈夫在近一个月的时间内推掉一切事务,专注为小北找学校。在夫妻二人的共同努力下,小北凭借优秀的综合素质被全美排名前50的一家基督教高中录取。

综合多位家长叙述,至2019年初, GPA达到3.0、托福成绩满80的学生约10名,有3名学生被安排接受罗格斯学校的面试,但无一被录取。究其原因,往来邮件显示,一名罗格斯中学的老师回复面试学生称,“罗格斯预备学校不招收12年级(高三)的学生”。

凯师教育的新名称Cats China  摄影 吴小飞

凯师教育的新名称Cats China 吴小飞/摄

高知家庭的“谨慎式”受骗

和王敏一样,大部分入读凯师教育的学生的家长,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中高收入人群。他们何以轻易被骗?

目标学校较强的实力给王敏吃了定心丸。那么,这个自称是罗格斯学校在中国区合作招生的凯师教育,到底靠不靠谱呢?

校方的介绍是,2017年的招生,是首次对口罗格斯预备中学进行“学术”型招生,而在此前,凯师教育一直招收艺术类学生,校区位于上海闵行的紫竹科学园区。

王敏和丈夫去紫竹科学园实地验证过,并在该校区遇到了凯师教育金山校区的校长陈璋鸣。王敏认为,紫竹园校区的真实存在,意味着凯师教育是有一定办学经验的,不是突然成立的“骗子机构”。

2017年5月,凯师教育金山校区招生宣讲详述了入学门槛、教学方案以及收费标准。“他们那些要求啊、课程啊、价格啊,听起来都跟其他国际学校差不多,所以我们感觉比较靠谱。”王敏说。

导致家长“受骗”的,也跟心存“侥幸”有关。综合多方信息,有家长判断,或许正是因为罗格斯预备学校在中国首次合作招生,社会知名度不高,所以才降低准入门槛,被他们“碰到了”,这是一种“难得的机会”。

在上海,不乏具备广泛社会认可的国际学校,不过这些知名学校,或因入学门槛太高、或因培养方向不同,又或者费用超出家长的预算,所以他们选择了“退而求其次”。

“有的学校门槛实在太高了,除了英语、数学这些基础课程的学分要达到一定的标准,对学生父母甚至祖辈的职业、社会关系也有很高的要求,不是说你有钱就能进去的。”家长赵瑞告诉记者,他是一位平面设计师。与之相反,那些门槛太低的,不需要任何筛选、只需付费就能入学的,家长也会不放心。

而凯师教育,恰好位于两者之间:有一定的笔试和面试的流程,“看起来比较正规”;与此同时,其连接的又是一所综合实力不俗的美国百年名校。种种原因,让家长们误以为,这是一个“性价比较高”的选择。

事实上,凯师教育的“挂羊头卖狗肉”,早在一些细节中就露出端倪。凯师教育的金山校区,主建筑群是上海中侨职业技术学院(下称中侨学院),凯师教育所谓的金山校区只是租赁了中侨学院的一栋小楼的若干层。在其招生手册上,大幅宣传的建筑群、运动场、学生食堂以及所谓的花园式环境,均非凯师教育独立拥有。

同时,凯师教育的学生手册明确刊印,“作为罗格斯预备中学的官方合作伙伴,国王金山校区为罗格斯预备中学方向专属校区”。“外挂”的国王教育(Kings Education),凯师教育曾解释为,经该机构授权引入罗格斯学校的ACB课程。

家长们并没有察觉到,凯师教育一直声称的官方授权,仅仅是指引入了课程,而不是成为了罗格斯学校或者国王教育的“官方合作伙伴”,被授权在中国上海以他们的名义进行生源招募。

经济观察网记者还注意到,颇具“山寨”端倪的是,凯师教育校长陈璋鸣、招生官黄伟的手机号码,被完整的刊印在2017年的宣传手册上。

“入学以后我们也感觉到有点不太对劲,但没有想到结果这么严重。”赵瑞说。据其陈述,孩子入学后,除了基础课程教学,一般国际学校会开设的马术、击剑、高尔夫球等课程,凯师教育都没有,网球课也是在家长方多次表达不满后开设的。“这跟他们之前说的很不一样了”。

更为明显的迹象出现在2018年下半年。彼时,校方开始向学生以及家长推介波士顿文理中学,并且学生的海外交流活动,也是在波士顿文理中学开展。但在当时,以罗格斯学校为目标的家长以为,这只是为那些成绩不能满足罗格斯学校要求的学生准备的,与他们无关。

直到“东窗事发”,罗格斯学校成为未竟之梦,家长们才意识到,波士顿文理中学不是“退而求其次”的选项,而是校方用来替代罗格斯学校的。家长们认为,“整个招生从一开始就是个骗局”。

2019年12月25日、26日,经济观察网记者就学生家长对凯师教育的各种质疑,以及家长所述凯师教育的有关承诺、补偿方案等问题,向凯师教育校长陈璋鸣、招生官黄伟求证和寻求置评。12月25日,陈璋鸣以“相关案件正在诉讼过程中,不便接受采访”为由回绝。黄伟始终未做回应。

“虚假宣传”还是违规办学?

不论是罗格斯预备学校,还是国王教育,仅是凯师教育招生的“虚晃门面”。2020年1月9日,美国罗格斯预备学校校长Steve Loy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该校从未以直接或者间接的方式,授权任何第三方机构进行国际生源的招生。其并表示,该校所有的招生工作均是在新泽西校本部进行。

对于凯师教育展示的从国王教育引进课程的授权书,2020年1月5日、1月10日,经济观察网记者分别致函国王教育校本部和国王教育中国区,至本文发稿,未获回复。值得注意的是,即便引进某一课程即便属实,并不意味着凯师教育可以借国王教育的名义为罗格斯学校招生。

真正与凯师教育有关系的,是名为上海凯师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凯师科技)、上海震东商务进修学院(下称震东学院)两单位。学生入学后的费用流水,分别汇入上述两单位账户,并且,在学生入学缴费说明上,每年有9.8万元被指定汇入震东学院账户。

公开资料显示,凯师科技成立于2016年12月,法定代表人陈璋鸣,公司注册资本50万元,陈璋鸣和黄伟各持股50%。该公司性质为:在上海市奉贤区市场监管局登记的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投资或控股);经营范围是:从事教育科技、网络科技领域内的技术开发、技术咨询、翻译服务,利用自有媒体发布广告,市场营销策划,商务信息咨询等。

震东学院则成立于2001年2月,实际责任人姚大伟,机构性质为在上海市杨浦区社会团体管理局登记的民办非企业单位,业务范围是高等及高等以下非学历业余教育(职技类、其它类、外语类)。

美国罗格斯预备学校校长Steve Loy强调,罗格斯学校与上述两单位没有任何关联。

根据凯师科技与震东学院于2017年5月签署的合作协议,双方的合作内容为:凯师科技负责引进国王教育的课程、招生和市场宣传、学生海外就学的指导、向震东学院推荐外籍教师,协助震东学院完成引进课程的教学和管理等;震东学院则负责教学场地的落实以及主体教学等工作。

2019年10月,有学生家长因不满校方的欺骗行为,向上海电台“郭亮直通车”栏目打电话求助,在实时连线中,陈璋鸣自辨,凯师科技提供的是咨询服务,具体办学是震东学院来完成。

但是,据上海市金山区教育局信访答复函(金教信[2019]96号),震东学院租借了中侨学院的部分校舍在金山区开展教育培训工作,但是震东学院注册地是在杨浦区,未在金山区取得办学许可。

在早期的招生和入学过程中,陈璋鸣、黄伟等人,并未清晰明确的告知学生家长,这个裹挟着罗格斯学校、国王教育、凯师科技以及震东学院的凯师教育,到底是什么性质,是否具备办学资质,各个关联方在整个教学中各自的分工和职责。在入学通知的缴费备注上,震东学院也被模糊的解释为“隶属凯师教育中国”。

上海鼎力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赵山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凯师教育的办学,本质上就是一种商业欺诈”。他表示,凯师教育校长自辨不是教学单位,且背后两单位均不具备学历教学资质,而是商业性机构,适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

赵山律师进一步解释,凯师教育让所有的消费者都感觉到,是罗格斯学校委托该校进行的办学,因此当消费者产生这种误解,或者对方希望有这种误解,就形成了消费欺诈。

赵山律师指出,震东学院仅具备专项技能型培训资质,凯师科技没有办学资质,但两机构杂糅的凯师教育却实施了具备学历教学性质的基础教学——行为的界定以事实为主:该教学具有固定教学地点、教职人员、长达两年的教学周期;此外,还提供与学历教学相当的GPA成绩。

鉴于上述情形,赵山律师建议,凯师科技是违法办学,相关行政执法部门应予以取缔、罚款;震东学院若超越了监管部门规定的办学内容,也应受到相应的处罚;至于前述两公司的虚假宣传行为,应该按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来进行“退一赔三”。

金山区教育局在前述信访答复函称,接到关于凯师教育的举报后,金山区教育局已经进行了调查,并约谈了凯师教育的相关负责人,要求其尽快整改,停止在该教学点的招生办学行为。

2019年12月24日,记者在凯师教育金山校区实地了解到,该教学点目前已经更名为Cats China,并备注中文“剑桥凯师中国”。该校区的一份宣传手册刊印,“剑桥凯师中国”的校长名为“Joe Chen”,并配有个人头像。多位家长告诉记者,Joe Chen就是凯师教育的校长陈璋鸣。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以凯师教育金山校区(Kings Shanghai Jinshan)的名义被招收的学生,在2019年,为其提供两年GPA成绩单的单位却是凯师中国(Cats China)。

2019年12月25日,就“剑桥凯师中国”的办学资质和学校情况等问题,经济观察网记者联系陈璋鸣寻求置评,陈未作应答。

12月26日,记者再次就同一问题致电上海金山区教育局,相关负责人称,会在进一步调查核验后答复,但至本文发稿,未有回应。

此外,经济观察网记者了解到,这30名学生后续就学问题,大部分是靠家长自行解决,如转读至上海其他国际学校,自主申请海外高中;也有小部分,接受了“退而求其次”的选项——波士顿文理中学。目前,亦有部分家长就凯师教育的欺骗行为向相关法院提起了诉讼。

关于作者: 麻辣财经

麻辣财经-更懂你的财经资讯平台,让投资变得更简单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