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樟柯与娄烨,一次烛火的交汇

2020年2月7日晚九点半左右,中国导演贾樟柯和娄烨先后在微博发布了一张燃烧中的蜡烛图片,虽然没有配上任何文字…

2020年2月7日晚九点半左右,中国导演贾樟柯和娄烨先后在微博发布了一张燃烧中的蜡烛图片,虽然没有配上任何文字,但所有人都知道他们在纪念同一个人:李文亮。

贾樟柯经常更新微博,7日中午,他更新了一段文字和一张北京雪后树枝的图片:

2020年1月3日,派出所。

他在空白处写下:能,明白。

他伸出手指,按下指纹。

2020年2月6日,中国。

大雪。

娄烨则几乎不更新微博,他上一次发布内容是整整两年前,悼念当时去世的配乐师作曲家约翰-约翰逊,娄烨曾与他合作《浮城谜事》《推拿》与《风中有朵雨做的云》:

2017年我的新片完成,进入漫长审查,这是我们的第三次合作,我一直等待着他这次能来中国参加首映,可是没想到影片还未通过上映就成了我们的最后的一次合作。很喜欢他为《推拿》小马写的主题,他把那个主题命名为walk in the dark。对我来说那音乐非常震撼,因为它不只是关于视觉的黑暗,也是关于我们这个社会和世界未知的那部分的。在重听他的音乐,希望他一切都好。

约翰-约翰逊(1969-09-19 至 2018-02-09)

作为中国影坛当代最具影响力的两位艺术片导演,贾樟柯与娄烨以第六代导演领军者的身份在二十多年来的华语电影世界持续发光,7日晚的一次烛火交汇,也带给影迷们欣喜与感动。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独立电影制作在大陆逐渐萌发,对于制片厂体系以及第五代创作动机与模式的抗拒带给第六代导演独树其帜的原动力。

“我认为语言限制了第五代导演思想的传达。我完全能感受到他们思想的复杂性和多样性,但是,受到语言表达的限制,于是思想变得单一,缺乏了他们原先开始构思时候的丰富性和多种可能性,而且带有强迫性。它会传达一个信息——我告诉你世界就是这样的。”

1989年,娄烨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毕业。

1990年,怀着刚刚步出校门的冲动,娄烨集合了一班朋友,开始了他的第一部电影《周末情人》的拍摄。这一时期,他的许多同学拍摄了一系列以现实生活为题材的影片。娄烨也成了这一集团行动中的一员。

1991年,贾樟柯开始备考北京电影学院,连续两年落榜。

1993年,贾樟柯正式进入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在校大量观影之余,他组织“青年电影实验小组”,由此开始了他的电影实践。

1995年,贾樟柯与王宏伟合作拍出《小山回家》,获得香港映像节的大奖,并在香港结识了之后的御用摄影余力为。

同年,娄烨用80万成本完成惊悚类型片《危情少女》。娄烨认为这只能算是一个学生作业:“我看我的语言的宽度到哪里,看我的语言呈现的边界在哪里。这个工作现在看是非常重要的。就是在一个纪录框架里,可以到达一个非常戏剧化的状况。”

1998年,贾樟柯拍出长片处女作,在全球获奖无数,法国电影手册给出盛赞:“《小武》摆脱了中国电影的常规,是标志着中国电影复兴与活力的影片。”德国电影评论家乌利希·格雷格尔则称贾樟柯为“亚洲电影闪电般耀眼的希望之光”。

2000年,娄烨完成《苏州河》,该片于鹿特丹电影节获得最高荣誉金虎奖。本片带给了娄烨真正的创作自觉:“拍《苏州河》是我第一次获得自由的感觉。我可以忘掉所有的技术问题语言问题,可以只关心故事,只关心那些有意思的那些细节,没有包袱的状况。”

同年,贾樟柯的故乡三部曲第二部《站台》入选威尼斯电影节,电影节放映版本长达193分钟,至今也是贾樟柯电影片长之最。“《站台》是一首摇滚歌曲,80年代中期,在中国风靡一时,内容是关于期望。我选了它作为电影的名字,以向人们单纯的希望致敬。站台,是起点也是终点,我们总是不断地期待、寻找、迈向一个什么地方。

2001年,两人不约而同选择拍摄纪录短片,贾樟柯研究《狗的状况》与《公共场所》,娄烨则是《在上海》。

2002年,贾樟柯的故乡三部曲最后一部《任逍遥》入选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本片贾樟柯选择去大同拍摄,这来源于在创作《公共场所》时的启发:“那种荒凉的感觉,被抛弃的感觉,正是这些年轻人他们的一个促进的象征,对我来说是让我非常感动的美学的场所。”

2003年,娄烨完成第一部登陆国内院线的影片《紫蝴蝶》,那时正值中国电影市场起步,票房约收300万元人民币,本片也入围了戛纳电影节主竞赛。

2003 年 11 月,国家电影局召集一些独立电影人在北京电影学院开会,何建军、雎安奇、贾樟柯、娄烨、王小帅、张献民、张亚璇七人签名,提出了对电影问题的解决方案,也就是著名的“独立电影七君子上书”。

2004年,贾樟柯完成《世界》,“这部电影我拍得很主观,它有些超现实的气息在里面。它讲的是当代生活,每个人都能在其中找到自己的影子。”这是贾樟柯第一部被允许在国内公映的作品。

2006年,娄烨完成《夏宫》,贾樟柯拍出《三峡好人》和《东》,两人分别入选戛纳和威尼斯主竞赛,这一年,他们的影坛影响力都达到了一次高点。之后,娄烨遭受5年禁拍,贾樟柯的《三峡好人》票房失利,与同档期的《满城尽带黄金甲》对垒仅获200多万票房。

2007年,贾樟柯完成纪录片《无用》,也开始与设计师马可的独立品牌EXCEPTION(例外)保持长期合作。在之后的奥运年,贾樟柯完成《二十四城记》,再度入围戛纳主竞赛。

2009年,娄烨拍出《春风沉醉的夜晚》,接棒贾樟柯入围戛纳主竞赛,并拿下戛纳电影节最佳编剧奖。

娄烨与编剧梅峰一起研究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中国作家和文人作品:“今天我们的很多所思所想其实并不是所谓突然出现的,也不孤立,它是很自然的属于一个历史的线索里面的,这个历史线索其实一直存在在那里,只是经常被压制,剪断,掩盖,或是曲解,那实际上是一种简单的“个人的”传统,而不是‘群体的’传统。

2010年,贾樟柯为世博会拍摄了《海上传奇》,台湾电影大师侯孝贤也在其中亮相。

2011年,娄烨在法国完成禁拍期第二部作品《花》。次年,他在武汉完成了《浮城谜事》,由于公映版剪辑问题,他放弃了本片署名。

2013年,贾樟柯的《天注定》在戛纳拿下最佳编剧奖,本片对当时国内实事大胆借用,最终没能完成公映,在影片资源流出后,贾樟柯在微博表达了对投资人的歉意。

2014年,娄烨完成《推拿》,次年贾樟柯完成《山河故人》,两人分别入围柏林和戛纳。

2017年,贾樟柯在山西创办平遥国际电影展。

2018年,贾樟柯的《江湖儿女》问世,本片在国内院线收获超7000万票房,比贾樟柯过往全部作品的票房总和也要高出很多。

同年,娄烨历经漫长审查之后,终于完成了《风中有朵雨做的云》,本片在柏林展映期间,娄烨表示自己修改了200多遍,本片也同样为娄烨创下票房新高。

2020年,贾樟柯的《一直游到海水变蓝》,娄烨的《兰心大戏院》,已在路上。

作为华语影坛双子星般的存在,贾樟柯与娄烨身上还存有纯粹的桀骜与固执,面对现实世界的变迁与扭转,我们能够从一次默契的图片发送中再次收获坚实的力量感,他们的影像之火必将继续燃烧。

关于作者: 麻辣财经

麻辣财经-更懂你的财经资讯平台,让投资变得更简单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