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雪的茶食安问题频发三登“黑榜”   业绩承压股价跌80%降价抢市场

产经 (87) 2个月前

CJTIMES_GET(38);

麻辣商报消息 ●麻辣商报记者 张璐

“花普通奶茶两倍的价钱,图的就是更好的口感和优质的品质,食品安全本以为是不用多言的基础保障,如此一来,有一种受到欺骗和愚弄的感觉。”近日,谈到对新式茶饮奈雪的茶的看法,家住武汉武昌区的唐先生对麻辣商报记者表示,自己之前很喜欢奈雪的茶,自从新闻曝光了很多食安问题后,对其好感度直线下降。

作为高端茶饮的代表,奈雪的茶(02150.HK)一直以高品质自居,然而,其辜负了消费者信任,屡登食品安全“黑榜”。

麻辣商报记者梳理发现,去年下半年,奈雪的茶三次因食品安全问题被监管部门处罚,涉及生产操作违规、菌落总数超标、产品标注虚假生产日期、保质期或超过保质期等问题,三次合计被罚没15.5万元。

在麻辣商报记者采访中,有相关律师给出建议,消费者如果遇到奶茶等食品出现食安问题,一定要第一时间留下照片、录像等证据,然后再用这些证据去跟商家进行沟通协商。

盈利压力或许是其食品安全问题频发的原因之一,奈雪的茶目前仍陷亏损状态,2021年预计继续亏超1.35亿元。二级市场上,截至3月14日,奈雪的茶股价跌至3.99港元每股,累计下跌近80%。

食品安全问题频发屡次受罚

当前,新式茶饮正处于扩张期,在资本助推下,各大品牌都在加快开店步伐。

数据显示,喜茶、奈雪的茶、茶颜悦色等品牌2020年新增门店数量均超往年;蜜雪冰城、古茗、沪上阿姨等门店数的增长则更加迅速,均在1000家以上。2021年已有近200亿资金进入新式茶饮行业,达到近三年来的高峰。

而在快速扩张的同时,新式茶饮的质量监控、供应链、人员管理等方面很难完全跟上节奏。麻辣商报记者注意到,去年以来,奈雪的茶频频曝出食品安全问题,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2021年8月,奈雪的茶北京两家门店因在生产制作中出现违规操作问题被市场监管总局给予顶格罚款10万元,并对2家门店店长分别罚款25万元和罚款28万元;2021年10月,奈雪的茶东长治路店因被抽样的金色山脉宝藏茶的菌落总数项目不合格,被上海市虹口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罚款5000元,并没收违法所得25元;同月,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网站发布,上海奈雪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南京西路分公司生产经营标注虚假生产日期、保质期或者超过保质期的食品、食品添加剂的处罚书,依法对其没收违法所得9.26元,罚款5万元。三次被罚,奈雪的茶合计被罚没15.5万元。

奈雪的茶也频遭投诉,麻辣商报记者查询黑猫投诉近三个月的信息发现,奈雪的茶的投诉量高达624条,除产品质量外,“售后服务差”“客服不理人”“现金券使用规则不清晰,侵犯消费者权益”“反映问题被客服拉黑”这样的评价充斥在消费者的反馈清单中。

事实上,奈雪的茶背后,整个行业的“软肋”早已暴露。蜜雪冰城就因篡改食材日期,违规使用隔夜冰激凌、奶浆、奶茶等食材而被责令整改,喜茶、coco奶茶也被多次曝出食品安问题。

“能成为投诉平台的常客,足以说明其在食品安全问题上存在诸多不足和漏洞。”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表示,“奈雪的茶作为首个新式茶饮上市企业,同时也是客单价最高的高端奶茶品牌,它出现食品安全问题,对于消费者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打击,也缺少了上市企业的责任担当。”

大规模扩张业绩承压

那么,奈雪的茶为什么总是无法避免食品安全问题?这是大众心底的疑问。

作为以直营模式经营的茶饮品牌,奈雪的茶其实从供应链管理到产品制作以及门店运营等都制定了严格的标准,也有定期巡查抽检,甚至还在品牌公众号内设置了食品安全报告的专栏,更新频率为每月一次,公开当月的门店食安自查以及改善计划。

但眼下的事实是,门店在具体执行时与制定的标准之间存在不少错位。除管理经验不足外,巨大的成本开支始终蚕食着公司的盈利空间,无法获取一个良性发展的方式,这或许就是奈雪的茶腐烂水果继续用、过期品换标签再卖的主要原因。

公开资料显示,北京奈雪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是香港上市主体奈雪的茶的全资子公司,成立于2017年11月。奈雪的茶最早于2015年在深圳开店,自2017年获取融资后便开启了规模扩张的步伐。

2017年—2020年,奈雪的茶门店数量分别为44家、155家、327家和491家,到上市前期,这个数字达到556家。其中,2019年净增门店172家,平均每两天开一家店。然而,伴随着规模的扩张,奈雪不仅单店销量未能提升,反而经营效率显著降低了不少。

数据显示,2018年—2020年,奈雪旗下门店平均单店日销售额分别为3.07万元、2.77万元、2.02万元,单店业绩呈下跌势态。与此同时,奈雪同店利润率也在持续下降,2018年为24.9%,到2020年已下降至13.5%。

进一步研究发现,奈雪的茶盈利能力下降根本原因在于成本压力攀升。2020年,奈雪的材料成本高达11.6亿元,同比增加26.6%,在总收益中占比连续三年呈上升势态,从2018年的35.3%上升至2020年的37.9%。

外界对奈雪的茶盈利能力方面的质疑也一直是其压力所在。

根据招股书显示,2018年—2020年,奈雪的茶实现营收分别为10.9亿元、25.0亿元、30.6亿元,年内亏损分别为6972.9万元、3968.0万元、2.03亿元,亏损金额呈扩大趋势。2021年,奈雪的茶预计继续亏超1.35亿元。

在二级市场上,奈雪的茶同样受到影响。相较于发行价19.8港元每股,截至3月14日,奈雪的茶股价只有3.99港元每股,累计下跌近80%。

事实上,新式茶饮赛道可谓“挣钱难”。目前,喜茶方面暂无公开的财务数据,但第三方久谦咨询中台数据显示,从2021年7月起,喜茶在全国范围内的坪效与店均收入开始下滑。去年10月,喜茶店均收入与销售坪效环比7月下滑了19%、18%,与上年同期相比下滑35%、32%。

按照市场占有率来看,喜茶与奈雪的茶可以称得上新式茶饮行业绝对的头部品牌。在竞争压力下,二者已经打响价格战。2月24日,喜茶表示,今年内不再推出29元以上的饮品类新品,并且承诺现有产品在今年内绝不涨价。喜茶首次价格下调后,奈雪的茶也紧随其后推出优惠促销活动,将部分产品价格下调了5-7元,价格最低的茶饮及咖啡产品仅售价9元。

整个新茶饮行业增速也开始慢了下来。中国连锁经营协会新茶饮委员会发布的《2021新茶饮研究报告》显示,2020年新茶饮增速增速为26.1%,2021-2022年增速下降为19%左右,新茶饮市场正在经历阶段性放缓。预测未来2-3年,增速将调整为10%-15%。

业内表示,在茶饮行业的同质化、激烈竞争的眼下,如何争夺存量是每个品牌都在思考的难题。

责编:ZB

CJTIMES_GET(3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