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汾酒单季净利或降超30%   袁清茂4年内誓冲“三甲”目标恐延期

产经 (103) 4个月前

CJTIMES_GET(38);

麻辣商报消息 ●麻辣商报记者 刘方益

山西汾酒发布了前2月经营情况预喜的消息,但外界却并不看好。

近日,山西汾酒(600809.SH)公告称,公司预计1至2月营业总收入74亿元以上,同比增长35%。而2021年前三季度,公司营业收入达172.57亿元,同比增长66.24%。目前,公司营收增长出现了明显的放缓。

而年度预增公告显示,其预计2021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2.34亿元至55.42亿元,由此推算,四季度净利润在3.55亿元至6.63亿元之间,同比变动-38.69%至14.5%。

在体量变大之下,营收增速下滑也并无不妥,但山西汾酒前后两任主帅的目标,均是要实现冲进白酒行业“三甲”。

汾酒党委书记、董事长袁清茂直言,汾酒要在“十四五”末,进军白酒行业第一阵营。

2021年前三季度,洋河股份营业收入增速达16.01%,虽然不及山西汾酒,但后者想在4年内超越并非易事,恐怕既定目标需要延期。

四季度业绩或受涨价控货影响

在贵州茅台发布1-2月经营情况公告后,一众企业也“一反常态”争相发布月度业绩,山西汾酒也不能免俗。

3月10日,山西汾酒发布公告称,经初步核算,2022年1至2月,公司预计实现营业总收入74亿元以上,同比增长35%以上;预计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7亿元以上,同比增速超过50%。

山西汾酒表示,2022年,公司持续聚集品牌势能,全面提升运营效率,各销售区域克服疫情影响,提前布局春节旺季,整体市场动销良好,青花汾酒系列等中高端产品实现大幅增长,营业收入及净利润均实现历史最好水平。

有意思的是,山西汾酒此前发布2021年年度业绩预增公告后,并未像多数企业再发布2021年度业绩快报,而是“跳级”公布月度经营情况。

不过,2022年前2月营业收入预增超35%、净利润预增超50%,对于山西汾酒而言也并非是个“好消息”。

2021年一至三季度,山西汾酒营业收入分别为73.32亿元、47.87亿元和51.38亿元,同比分别增长77.03%、73.23%和47.81%;净利润分别为21.82亿元、13.62亿元和13.35亿元,同比分别增长77.72%、239.43%和53.24%。

相比之下,山西汾酒2022年的业绩增速大幅下滑。

不过,山西汾酒发布2021年年度业绩预增公告显示,预计全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2.34亿元至55.42亿元,比上年同期增加21.55亿元至24.63亿元,同比增长70%至80%;预计全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51.73亿元至54.77亿元,比上年同期增加21.30亿元至24.34亿元,同比增长70%至80%。

由此推算,2021年第四季度,山西汾酒净利润处于3.55亿元至6.63亿元之间,同比变动-38.69%至14.5%。

有接近汾酒的消息人士透露,这或与汾酒2021年年底的涨价控货有关。

销售费用远高于泸州老窖

尽管业绩增长出现减速、或者下滑的迹象,但公司依旧有着远大的目标。

在2021年经销商大会上,汾酒集团提出:“十四五”晋身行业第一阵营和“三分天下有其一”。山西汾酒将2021年定调为营销深入调整期,2022年至2023年是汾酒改革的转型发展期,2024年至2025年是汾酒营销加速发展期。

汾酒集团时任董事长李秋喜还坚定地表示,汾酒将重回“汾老大”的地位,这个“追赶并超越”可能需要“两个五年计划、三个五年计划”,但绝对不能求快。

这也表示,李秋喜想用10年到15年的时间,让山西汾酒重归行业第一。

资料显示,李秋喜2005年任汾酒集团副董事长、党委委员、总经理。2017年2月,升任汾酒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

然而,2021年12月17日,李秋喜卸任山西汾酒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的职务,该职务由曾担任山西交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的袁清茂接任。

就在离任的前三天,李秋喜还作了讲话,直陈集团已有的问题。

李秋喜指出,当前汾酒集团面临的“三大主要矛盾”:一是改革形势大踏步前进与员工思想认识不足的矛盾;二是营销端高速发展与供给端产能储能支撑不足的矛盾;三是汾酒业绩快速增长与管理能力不足的矛盾。

山西汾酒“三分天下有其一”的任务留给了袁清茂,他又何时能实现前三的目标呢?

袁清茂表示,汾酒要在“十四五”末,进军白酒行业第一阵营。他表示,“汾酒复兴,必须在速、量、质三个方面保持持续增长,要在中高端价位强起来,把更多发展资源投入到省外市场,并要坚定不移地走国际化路线”。

但从竞争对手来看,洋河股份在结束连续两年营收下滑后,2021年前三季度营收增长16.01%,虽然增速不及山西汾酒,但当后者增速放缓,“第一阵营”的竞争将更加激烈。

而且,袁清茂更需解决的问题是,山西汾酒盈利能力相比不强,而要冲击前三,与泸州老窖的可比性最强。

近日,泸州老窖发布2021年度业绩快报显示,公司营业收入达203.84亿元,同比增长22.4%;净利润达78.49亿元,同比增长30.7%。

山西汾酒2021年营业收入大概率可以超过泸州老窖,但净利润最高仅为后者的70%。

2021年前三季度,山西汾酒销售费用为27.85亿元,而同期泸州老窖的销售费用为19.37亿元,后者约为前者的70%。

而形成对比的是,山西汾酒2021年前三季度研发费用仅有1272.87万元,而泸州老窖达6888.44万元。

二级市场上,山西汾酒的股价也出现了下滑,截至3月15日收盘,公司年内股价下跌了约16.6%%。

视觉中国图

责编:ZB

CJTIMES_GET(3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