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贝员工跳楼自杀:家属质疑曾受到领导打压,创始人曾鼓吹“715”文化

经济 (68) 4个月前

西贝员工跳楼自杀:家属质疑曾受到领导打压,创始人曾鼓吹“715”文化

1988年5月,黄土坡风味小吃店在临河市东郊开业,那是西贝莜面村的前身,若按此来算,到今年5月份,西贝也将迎来34岁生日。

或许那时,全体员工会和西贝一同迎来这场周年庆,热闹非凡。不过,遗憾的是,身为员工之一的王海,却再也无法参与这场“盛筵”。

在距离西贝34周年仅剩不到3个月时间,西贝莜面村上海嘉定大融城店的员工王海从5楼一跃而下,生命永远定格在了25岁。

3月14日,王海父亲接受了麻辣财经记者的采访,在他印象中,王海一直是一个工作认真,孝顺懂事的孩子,自2021年6-7月份入职西贝莜面村后,便在上海嘉定大融城店从事服务员工作。回顾儿子跳楼一事的前因后果,王海父亲认为,或与领导工作期间对他的打压,以及事发前夕公司处理不当有关。

对于员工坠楼一事,西贝方面回应记者称:“我们对此深感悲痛。目前我们收到了警方的初步调查结果,已经排除他杀可能。关于坠楼的具体原因警方还在调查中,请关注警方调查结果。”

西贝员工工作期间跳楼自杀

2月21日上午11时左右,西贝员工王海于大融城5楼跳楼自杀。在王海父亲提供的一段音频中,商场员工表示,王海跳楼前,曾与门店领导沟通加班费无果。因此,家属认为,这或许是王海自杀的直接导火索。

根据王海手机内的聊天内容可知,事发当日上午9时45分,王海曾在线上与西贝总裁贾国慧进行过沟通,彼时,王海发出消息:“麻烦转告一下贾国龙领导,我只是想付出和得到的成正比例,多劳多得而已。”随后,贾国慧也予以回复及安抚。

西贝员工跳楼自杀:家属质疑曾受到领导打压,创始人曾鼓吹“715”文化

此后,家属注意到,支部总经理与王海的聊天记录显示,双方最后一次沟通,似乎与前一日王海工作期间被误解有关。支部总经理表示,领导都在群里,希望王海不要每天在群里发布(跳楼)消息。

西贝员工跳楼自杀:家属质疑曾受到领导打压,创始人曾鼓吹“715”文化

然而,“领导都在”这段话发完过后,上午10时21分,当支部总经理再度联系王海时,已再未联系上。直至11时,王海跳楼。

对此,王海家属不解:9时45分至11时,从主动沟通到最后自杀,这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让王海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

“如果当时店内领导对其反馈予以重视,将王海叫去办公室进一步沟通,或是联系家属告知情况,那么王海也不会走到这一步。”王海父亲如是说。

据了解,当日事情发生后,公司领导随即给王海叔叔拨打了电话,告知王海跳楼一事。不过,约11时30分,王海叔叔到达商场后,王海已被拉去殡仪馆。

随后,王海父母等家属也陆续赶到上海,配合警方调查。不过,据王海父亲描述,事发至今,西贝并未主动联系家属沟通此事,仅安排了调查期间的食宿。直至警方搭建第三方平台进行调解后,西贝方面才派出包含(区域经理)在内的3个人前往沟通。

员工家属质疑曾受到领导打压

在沟通期间,王海家属认为,王海的自杀,可能与领导工作期间对他的打压有关。

据了解,在事后整理王海手机时,家属发现,王海在入职后,曾多次与所在门店店长进行过沟通。在其描述中,自己每日到门店的时间更早,做的活也更多,但却不能享受与别人一样的政策,而这期间,店内罚款却又是第一个罚他。虽有过不解,但在一系列沟通尝试后,王海仍然表示:“可能是自己来的时间比较短,关系要处。”

西贝员工跳楼自杀:家属质疑曾受到领导打压,创始人曾鼓吹“715”文化

对此,西贝方面向麻辣财经记者表示:“目前我们已经做过详细的内部问询和调查,并不存在工作期间打压的情况。我们已经将相关情况汇报给了警方。”

据王海父亲透露,沟通期间,西贝方面曾表示,公司并无任何责任,但出于人道主义,可以配合出一些丧葬费,以及几个月的工资,共计3万-5万元。

谈及此,王海父亲无奈道:“孩子业务做的很好,大众点评上都有记录,而且周边的同事也都知道,但是现在,儿子的死如此突然,公司方面却没有一个说法,而是想草草打发了事,西贝这边的处理实在令人心寒。”

据了解,截至目前,家人仅拿到过王海的手机和衣物,不过,由于警方取证需要,手机已被收回。“现在商场里的员工签了保密协议,我们也掌握不了太多的证据,外地来沪求助无门,只能寄希望于公众知道这件事,为孩子讨个公道。”王海父亲如是说。

北京云亭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资深律师吴刚表示,聊天证据证明王海与西贝的门店管理人员可能存在工作矛盾,但这些工作矛盾从法律上分析应该不属于必然直接导致王海自杀的直接原因。

但从人道主义角度出发,毕竟王海是西贝的员工,西贝作为一个受消费者关注的知名企业,可以对王海的家人表达必要的善意和慰问,有些纠纷其实并不是仅仅靠法律途径解决就能真正平息的。

“715”之下,西贝能为员工做些什么?

“当不幸来敲门,西贝能为员工做些什么?”这是发布在西贝莜面村官博的一篇文章,其中提到,“爱”,一直被放在西贝核心价值观的首位,西贝人也一直在思考,应该如何去爱那些遭遇不幸的员工。

于是,2007年,西贝在内部成立了爱心互助金。“这是全体西贝人共同经营的一项爱心工程,希望通过企业内部的互助,为遭遇重大疾病、突发事件的基层员工提供及时、有效的帮助。”文章内如是说道。

彼时,西贝表示,当然希望每个伙伴都永远幸福、快乐,但生活不可能总是尽如人意,当不幸造访时,西贝希望能通过爱心互助金,为伙伴的“无能为力”增添一点力量。

不可否认,在看得到的地方,西贝的确处处为了员工考虑。但无法触及之处,事实究竟如何也未可知。

此前媒体的报道中,西贝总裁贾国慧曾说过一句话:“充满人情味的关怀,往往最能俘获人心。”而如今,从员工王海的经历来看,“关怀”不仅没能俘获他的心,更没能留住他的生命。

那么,究竟,在西贝莜面村工作是怎样的体验?麻辣财经记者在某平台上找到了相关话题,浏览下方评论区时,其中多数人都表达了“累”意。

在他们的描述中,“强制加班”、“工作时长十多个小时”、“无加班费”等情况均有出现,有前员工直接指出,工资和工作付出的精力不成正比,而这,似乎与王海此前信息中提到的“想付出和得到成正比例”相呼应了。

西贝员工跳楼自杀:家属质疑曾受到领导打压,创始人曾鼓吹“715”文化

事实上,对于公司员工超负荷的工作时间,西贝创始人贾国龙也曾公开承认过。

2020年9月,据中新网报道,针对当时热议的“996”文化,西贝贾国龙发博进行点评,称:“996算个啥,我们是715,白加黑、夜总会。”据其介绍,“715”是指每周工作7天,每天工作15小时,白天加晚上,夜里还总开会。

彼时,该言论引发不小争议。9月7日晚间,贾国龙也再次回应:“不符合劳动法的事儿,不干!违背员工意愿的事儿,不干!自愿奋斗获得高回报,支持!”

至此,“自愿奋斗”成为其“715”自信来源。而对于这一加班文化,在媒体的报道中,多位律师均表示存在违法风险。

从上述种种来看,西贝发展过程中,高层对员工的关心是真的,但超负荷工作运转也不假,除此之外,或许还有许多我们无法触及的是是非非。而此次王海工作期间跳楼一事,或许能让公司层面重新思考:在看不见的地方,西贝究竟能为员工做些什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