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O离职引股价大跌!寒武纪回应:确有分歧 主要集中在未来发展方向

科技 (124) 5个月前

《麻辣财经》(北京,记者 郭辉)讯,自今年1月披露公司CTO梁军递交辞职报告后,寒武纪又于日前发布正式公告,称公司已在近日为梁军办理相关离职手续,离职后梁军将不再担任寒武纪任何职务。

就在上述公告发出后的首个交易日,寒武纪股价应声跌去18.38%,公司市值一日蒸发近60亿元。截至16日午间收盘,寒武纪股价继续跌3.97%。

《麻辣财经》记者16日以投资者身份致电寒武纪,相关人士表示,梁军与公司的分歧是事实,分歧主要集中在公司未来发展方面,尤其是产品广泛落地以及抢抓机遇期上,而梁军梁可能是想在技术方面进行更多投入和钻研。此外,针对目前网上部分匿名信息,寒武纪人士表示其“可信度有限”。

据此前信息披露,梁军2017年加入寒武纪,离职前与寒武纪创始团队成员的陈天石、刘少礼、刘道福三人同为公司四大核心技术人员,并担任副总经理兼首席技术官。

在加入寒武纪之前,梁军曾就职于华为技术有限公司、深圳市海思半导体有限公司。

据寒武纪为登陆科创板所做问询回复中称,梁军在华为海思任职期间,2012年第四季度以前,从事网络芯片开发与架构设计相关工作;2012年度第四季度以后,主要从事手机SoC芯片设计以及手机SoC系统工程师团队管理工作,业务领域为手机SoC芯片设计,加入寒武纪之前未涉及人工智能处理器内部架构的相关技术。

就在梁军加入寒武纪并担任CTO后的第一年,寒武纪与梁军前东家华为,在手机终端芯片业务上展开了IP授权合作。在2017年IFA消费电子展上,华为发布的10nm制程AI芯片麒麟970,搭载的NPU就来自于寒武纪1A,当时曾在业界引起不小反响。

仅仅相隔一年,2018年却成为寒武纪与华为“深度”合作的转折点。因寒武纪未与华为就后续芯片IP授权协议达成新合作,2018年到2019年间,前者IP授权业务从营收主力迅速边缘化。华为对寒武纪营收贡献从2017年、2018年的784.33 万元、1,1702.52 万元,变为2019年的6365.8万元,历年营收占比分别为98.34%、97.63%、14.34%。

离开华为这位大客户之后,寒武纪年亏损额居高不下。比如,寒武纪2018年亏损额已从上年的3.81亿元缩窄至0.41亿元,但2019年进一步扩大到11.79亿元。寒武纪2021年业绩快报则显示,本来2020年已减少至4.35亿元的归母净利润亏损,又增至8.47亿元。

尽管在促成寒武纪与华为此前的合作中,外界并不清楚梁军具体起到了什么作用,但有迹象表明,梁军在职期内与寒武纪创始团队的合作难言愉快。在核心技术人员离职公告中称,梁军离职寒武纪的原因系“与公司存在分歧”。如此鲜明地将矛盾与分歧的事实摆上台面,较为少见。

16日《麻辣财经》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寒武纪,询问其中种种缘由。公司董事会办公室人士称,梁军与公司的分歧是事实,所以会在公告中注明,而梁军与公司分歧主要集中在公司未来的发展方面。

“梁总可能更多是想在技术方面进行投入和钻研,但公司毕竟已经上市,跟之前创业期不同,需要肩负的责任会更多一些,需要考虑的也更加全面,尤其是产品更广泛落地以及抢抓机遇期方面。“

“公司结合客户市场以及行业调研,包括接收投资者反馈后,更想做的事情是根据市场和客户实际需求,做好商业化落地。我们想更多把客户方面的需求融入产品定义和规格方面,这样以市场和产品为导向回归到研发、再落实到客户,对研发落地会更直接高效一些”。上述寒武纪人士如是说。

另外,《麻辣财经》记者还在某内容平台上注意到,疑有寒武纪员工曾在2020年以匿名形式表达了寒武纪内部“派系”矛盾的不满,言论称其中一方为梁军的“华为系”,另一方则为寒武纪创始团队系。

图|上述言论源自某内容平台,不代表本媒体观点,所述内容未确证为事实

16日上午,寒武纪董事会办公室人士表示,公司已经监测到了相关舆情,注意到上述消息“以匿名形式发布,可信度有限”。截至发稿,《麻辣财经》记者并未与上述言论的发布者取得联系,亦未确证其真实身份。

在梁军提交辞职报告之际,寒武纪同时宣布聘任陈煜、曾洪博接任公司副总经理。此前,寒武纪边缘智能芯片及加速卡业务中,即由陈煜带领芯片、架构、验证、软件、产品相关工程师团队开展研发和产品化工作;寒武纪智能计算集群系统业务由曾洪博带领软件部及产品相关工程师团队开展研发和产品化。

“从两位新高管的履历,可以看出他们一方面有丰富的研发经验,同时他们也有产品化和客户思维。”

除核心技术人员外,寒武纪技术团队近期是否还有其他变动?寒武纪董办人士表示,现公司技术团队中还有有华为工作经历的员工,但具体人数或比例不方便透露,目前公司技术研发和经营工作均正在正常推进。

梁军在寒武纪任职期间,曾参与研究并申请发明专利138项、PCT10项,均为非单一发明人,其中14项发明专利已授权,其余仍处于审查阶段。

寒武纪在公告中表示,梁军的离职不会对公司整体研发实力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一方面,寒武纪公告显示,上述知识产权所有权均属于寒武纪公司,不存在知识产权的纠纷,梁军离职不影响公司知识产权的完整性。

另一方面,寒武纪称其不存在对特定核心技术人员的单一依赖。梁军离职前主要在寒武纪从事研发管理工作,而陈天石、刘少礼、刘道福三位“公司创始团队核心成员”,此前曾从事人工智能和处理器芯片方向的技术工作,带领寒武纪完成智能处理器指令集与微架构等一系列自主创新关键技术的研发。

目前,梁军对寒武纪的持股情况主要分为通过员工持股平台“艾溪合伙”间接持有的股份,以及经由股权激励计划获授的8万股未归属限制性股票。离职之后,前者将按照出资实缴成本加算年利率5.00%利息的回购价格进行转让,后者将直接作废——按最新收盘价折合市值约为500余万元。

梁军离职后,还将一同失去每年近400万元人民币的年薪。据寒武纪2020年年报披露,陈天石、刘少礼、刘道福三人年薪分别为103.06万元、130.73万元、115.18万元。

星矿数据显示,2021年12月初至今,共有近300家机构参与了寒武纪的调研,不过期内只有国金证券一家在今年2月发布了关于寒武纪2021年业绩快报的简评。另外据Choice数据,寒武纪已有一年未获机构撰写深度调研报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