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盈特焊IPO:3亿补流 4000万分红 自然人股东“高抛低吸”套现

公司 (70) 5个月前

博盈特焊IPO:3亿补流 4000万分红 自然人股东“高抛低吸”套现

        《麻辣财经》 文 / 李炳瑶

        2月28日,广东博盈特焊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盈特焊)创业板IPO已提交注册。招股书显示,博盈特焊是长期专注于特种焊接核心技术研发及应用的高新技术企业,主营业务 为防腐防磨堆焊装备、非堆焊的锅炉部件、压力容器及高端钢结构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在研究该公司的上市资料时,《麻辣财经》注意到,博盈特焊在3亿元募资用于补充流动资金的情况下还在2021年前三季度进行了4000万元分红。而且该公司存在产品单一的风险,报告期内其产品单价下降犹如雪上加霜。另外,博盈特焊的财务数据“对不上号”,该公司信息披露存在造假的嫌疑。而且,该公司的自然人股东在高价套现后又低价增资,赚取差价。

        3亿元补流 4000万分红 产品单一 单价下降

        招股书显示,李海生直接持有博盈特焊50.01%的股份,通过博利士科技和博德瑞科技分别间接持有4.37%的股份和0.93%的股份,为该公司的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

        博盈特焊拟在深交所创业板公开发行不超过3300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25%,拟募集资金8.5亿元,其中4.23亿元用于“防腐防磨产品研发及生产基地建设项目”、1.20亿元用于“原厂区自动化升级改造项目”、3.07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值得注意的是,在募资8.5亿元且3.07亿元补充流动资金的情况下,2021年1-9月,博盈特焊还现金分红4009.50万元。

        另外,博盈特焊还存在产品较为单一且产品单价下降的风险。报告期内,博盈特焊防腐防磨堆焊装备产生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9548.72万元、42914.46万元、52639.97万元和51026.28万元,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92.92%、97.67%、95.63%和97.47%。

        对此,博盈特焊表示,如果在短期内出现垃圾焚烧发电等主要应用领域需求下降、市场拓展进度不及预期等情况,将会对公司的营业收入和盈利能力带来不利影响。

        更值得关注的屙屎,博盈特焊防腐防磨堆焊装备的平均销售单价在持续下降。招股说明书显示,报告期内,博盈特焊防腐防磨堆焊装备的平均销售单价分别为10604.76元/平方米、9592.97元/平方米、9173.21元/平方米、8624.42元/平方米,呈下降趋势。

        2021年1-9月,博盈特焊防腐防磨堆焊装备的平均销售单价较2018年已下降了约2000元/平方米,下降幅度约为20%。对此,博盈特焊表示,如果未来主要产品的销售价格继续下降,但产品成本不能保持同步下降,将会对公司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财务数据“对不上号” 信息披露存在造假?

        招股书显示,武汉锅炉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汉锅炉)是博盈特焊2020年内销的第二大客户,当年其与博盈特焊之间的交易额为5659.61万元。

        武汉锅炉于2015年从深交所主板退市后在全国中小企业股转系统挂牌。根据其公示的2020年年报,在前五名供应商名单中,博盈特焊位列第二,双方的交易额为5489.83万元。由此可见,这一金额比博盈特焊招股书披露的对应金额少169.78万元。

        除了与大客户公布的数据对应不上外,博盈特焊与供应商之间的财报数据也出现矛盾的地方。

        博盈特焊的招股书显示,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公司江苏图南合金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图南股份)是博盈特焊的前五大供应商之一。2019年至2021年上半年,博盈特焊分别为图南股份的第四大、第三大、第二大客户。在各期,博盈特焊向图南股份采购的金额分别为1211.63万元、4331.08万元和3398.50万元。

        然而,图南股份的年报却显示,2019年,图南股份向博盈特焊销售产品1119.08万元,比博盈特焊招股书披露的1211.63万元少了92.55万元。

        另一个供应商上海俪迈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俪迈)曾在新三板挂牌,根据其公示的2018年年报,当年其向博盈特焊销售焊材692.82万元。博盈特焊招股书则披露,2018年其向第四大供应商上海俪迈采购原材料591.13万元。双方信披数据相差101.69万元。对于以上数据矛盾情况,博盈特焊在招股书中并未作出解释。

        除了大客户和大供应商外,信披不一致的情况还出现在博盈特焊的募投项目上。博盈特焊招股书称此次拟募集8.5亿元建设两个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但是,这两个建设项目的部分公开信息却与招股书披露的相关信息相左。

        招股书显示,第一个募投项目是防腐防磨产品研发及生产基地建设项目(以下简称项目一),投资总额是5.15亿元,预计使用募集资金4.23亿元。项目一完全达产后预计新增防腐防磨堆焊装备产能60000平方米、非堆焊锅炉部件5000吨、压力容器1500吨、高端钢结构件3500吨。建设周期长达4年。

        但据博盈特焊于2020年9月22日通过的项目备案信息来看,该项目建设内容却与招股书内披露的产能数据不一致。广东省投资项目在线审批监管平台备案信息显示,项目一预计年产20000吨,且建设周期为两年,起于2020年10月1日,止于2022年10月1日。

        另一个募投项目是原厂区自动化升级改造项目,投资总额是1.2亿元。招股书称该项目的建设周期为36个月(即3年),但是2020年12月9日复核通过的备案信息显示,这个项目的建设周期为2年,起于2021年2月1日,止于2023年2月1日,比招股书整整少了一年。

        自然人股东高价套现后低价增资

        2020年10月26日,博盈特焊在广东证监局办理了辅导备案登记。在此前的一年时间里,博盈特焊的股权结构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多家外部机构蜂拥而至。

        博盈特焊在成立初期,股权架构极简单,由李海生、匡利萍、邓红湘、江门市协力石化机械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门协力公司)合计出资50万元,出资占比分别为33%、33%、33%和1%。该公司成立半年后进行名称变更,且原股东江门协力公司将持有的全部出资额0.5万元转让给李海生,李海生的出资占比增至34%,其余两名自然人股东的出资占比不变。

        随着博盈特焊注册资本的增加,三名自然人股东的持股比例发生了变化。截至2017年6月,博盈特焊的注册资本增加至4,000万元,实控人李海生持股比例增加至58%,匡利萍和邓红湘的持股比例均降低为21%。

        三位股东的各自持股比例维持约27个月不变,直到2019年9月,股东匡利萍和邓红湘开始减持所持股份,向五名外部机构投资者转让股权。其中,匡利萍和邓红湘两自然人股东都分别向前海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转让5.21%博盈特焊股权,向中原前海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转让2.60%博盈特焊股权,向深圳润信新观象战略新兴产业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以下简称深圳战兴基金)转让4.79%博盈特焊股权,向泰州市海陵区润恒金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转让2.40%博盈特焊股权,向国信法商(深圳)法律服务合伙企业(以下简称深圳国信法商)转让1.01%博盈特焊股权,两人分别合计转让股份640.40万股,每元出资额对应12元。

        这次股转中,股东匡利萍、邓红湘在博盈特焊都担任监事职务,但是并不参与公司的经营。机构投资者认为其不具有相应的保障能力,基于投资项目风险控制的考虑,遂要求与公司和实控人李海生签订对赌协议。李海生虽未套现,可是同另外两名股东一起承担着对赌风险。匡利萍、邓红湘在股转后所持股权均减少至4.99%。

        然而,仅仅2个月后,匡利萍、邓红湘与新股东又参与新一轮的增资,二人分别认缴24.94万元,增资价格为1元/出资额,匡、邓二人在这一轮增资中股权占比未被稀释,仍保持在4.99%。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