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塑科技市场遭挤压净利下滑   应收账款占比畸高两年增2倍过半逾期

产经 (65) 3个月前

CJTIMES_GET(38);

麻辣商报消息 ●麻辣商报记者 明鸿泽

锂电概念火爆源于锂电池需求旺盛。有一家专注于铅酸电池的公司,深耕通讯领域数十年,目前正在冲击A股市场,试图通过募资大规模扩张。

这家公司就是杭州华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华塑科技)。不过,其IPO可能较为坎坷。

从行业发展趋势看,随着锂电池技术的不断进步以及环保要求,华塑科技的铅酸电池市场或将被锂电池抢占。

2021年3月,华塑科技递交上市申请,就在其IPO关键期,公司实现的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出现下滑。

更让人担忧的是,华塑科技的应收账款占比畸高。截至2021年底,其应收账款金额约为1.67亿元,接近公司总资产的48%。而这些应收账款中,超过一半逾期,且期后回款占比仅在20%,远远低于过去的超过80%。

两基金IPO前突击入股

在A股市场上,IPO盛宴仍然存在,资本频频追逐。华塑科技的本次IPO,就有资本试图分享其上市盛宴。

华塑科技成立于2005年12月12日,由杨冬强、李明星及杨典宣三人共同出资51万元成立。13年后,即在2018年12月,公司才进行首次增资,且接连进行了两次增资,皮丘拉管理及自然人陈曦入股。

2019年2月,公司出人意料地减资,2个月后又增资,这一次,机构宁波敦恒入股。

备受关注的是2020年8月的一次增资,本次增资正处于IPO前夕,增资完成2个月后,公司上市股改,7个月后,华塑科技就向深交所递交了上市申请,并进行了预披露。

本次增资,新增注册资本59.9721万元,其中海富麻辣、中比基金分别认缴39.9816万元、19.9905万元注册资本,共计出资6600万元。增资完成后,二者获得华塑科技的认缴出资比例分别为6.67%、3.33%。

海富麻辣、中比基金均是奔着华塑科技上市而来。2020年8月13日,两家基金分别与华塑科技、皮丘拉控股、杨冬强、李明星等签署特殊权利协议,包括对上市的时间、股权转让等事项进行了约定。

直到2021年4月15日,华塑科技预披露后,特殊协议才解除。

上述两家突击入股的基金中,最为知名的是中比基金,其全称为中国-比利时直接股权投资基金,成立于2004年,注册资本为1亿欧元,主营业务就是股权投资,其经营范围为对未上市企业进行股权投资、在一级市场认购中国政府发行的债券及其他固定收益债券等。

中比基金股权结构显示,除了比利时政府外,社保基金、财政部、国家开发投资集团、国开金融等均为其股东。

除了基金突击入股外,华塑科技的实控人认定也存疑。

华塑科技由杨冬强、李明星及杨典宣共同出资成立,目前,三人直接持股比分别为11.42%、11.42%、11.34%,三人还通过皮丘拉管理间接持股33.41%、33.41%、33.17%。皮丘拉管理为华塑科技控股股东,直接持有华塑科技49.19%股权,其还作为执行事务合伙人控制宁波敦恒,宁波敦恒直接持有华塑科技4.05%股权。

杨冬强、李明星及杨典宣分别担任华塑科技董事长、董事兼总经理、董事。而杨冬强与杨典宣系堂兄弟关系。

招股书披露称,杨冬强、李明星签署了协议,为一致行动人,二人为公司实控人。让人意外的是,杨典宣未被认定为实控人。

至于未认定杨典宣为公司共同实控人,华塑科技未进行解释。

关键时刻净利不给力

华塑科技本次IPO存在变数的可能较大,其中一个重要因素就是经营业绩下滑。

华塑科技是一家专注于电池安全管理领域,集后备电池BMS、动力铅蓄电池BMS、储能锂电BMS等产品的自主研发、生产、销售及售后技术服务为一体的电池安全管理和云平台提供商,已成为国内关键后备电源领域电池安全管理和云平台核心供应商。

公司称,凭借自身在电池安全管理领域十余年的行业经验,其获得了客户高度认可,与维谛集团、力维智联、共济科技、高新兴、万国数据、科华数据、南都电源等系统集成商、数据中心运营商、电源厂商以及其他企事业单位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客户遍及东南亚、美洲、欧洲等40多个国家和地区。公司通过持续的技术创新、产品迭代及差异化服务,巩固和深化与客户的合作关系。

看上去,华塑科技拥有明显优势,但其经营业绩并不佳。

2018年至2021年,公司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0.24亿元、0.16亿元、0.56亿元、0.55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分别为0.24亿元、0.22亿元、0.55亿元、0.53亿元。2021年,IPO关键期,其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均出现下滑。

一个致命的问题是,华塑科技产品结构单一,主营业务收入以铅蓄电池H3G-TA系统销售收入为主,加之H3G-TV系统和H3G-TS系统,铅蓄电池BMS每年为华塑科技贡献九成以上收入。与之对应的是,其他收入主要为锂电BMS产品销售、配件销售及维保收入等,占比不足5%。

数十年来,铅酸电池一直占据着通信行业领域。然而,在5G和云计算共振背景下,随着技术进步和成本下降加之环保需求加剧,铅酸电池面临被锂电池技术替代的风险。

有消息称,目前,中国铁塔已明确不再招标铅酸电池,统一采购梯次更换为锂电池,华为推出的能源解决方案也是锂电池。新能源汽车的热潮更是让锂电池正在快速挤占铅酸电池市场。

这意味着,未来,铅蓄电池市场可能被锂电池抢占甚至是全面取代,这对深耕铅蓄电池的华塑科技而言,风险是显而易见。

华塑科技也在提示风险时称,若出现因锂电池等新电池技术快速发展而挤占铅蓄电池的市场份额,公司未能及时获取相应的电池BMS技术优势、被竞争对手抢占先机扩大市场占有率等情形,公司将面临新产品技术替代的风险,对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此外,公司在后备电池BMS、动力铅蓄电池BMS、储能锂电BMS业务领域,也将直面更多厂商激烈竞争。

逾期应收账款猛增1.62倍

未来的主业竞争力存在变数,目前的应收账款也是一个令人头痛的问题。

近几年,华塑科技营业收入稳步增长,但是,与营业收入相比,应收账款的增速明显更高。

2018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为0.86亿元,2019年至2021年分别为1.07亿元、2.06亿元、2.37亿元,同比增长24.68%、91.94%、14.93%。

与之对应的应收账款为0.39亿元、0.55亿元、1.38亿元、1.67亿元(2018年数据为计提坏账准备后的账面价值),2019年至2021年的同比增幅分别为41.03%、150.91%、20.87%。2021年底的应收账款较2019年底增长了202.90%。

毫无疑问,华塑科技的应收账款变动是异常的。

2019年至2021年,公司应收账款金额占当期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51.48%、67.21%、70.69%,持续上升。同期,公司总资产分别为1.16亿元、2.95亿元、3.16亿元,当期末应收账款占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51.05%、46.70%、48.30%,接近一半。

不仅仅是应收账款占营业收入、总资产的比例偏高,而且,这些应收账款回收不达预期,存在较大风险。

据招股书披露,截至今年2月28日,上述同期华塑科技期后回款金额分别为5241.63万元、11406.20万元、3698.79万元,期后回款占比分别为94.91%、82.42%、22.11%。

数据显示,2021年的期后回款金额及占比大幅下滑,远远不及2019年、2020年。

对此,华塑科技解释称,2021年末应收账款回款比例较低,主要系数据中心客户回款结算速度受下游施工进度影响,部分客户尚在陆续回款中。

截至今年2月28日,公司2019年末尚未收回的应收账款还有281.17万元。

期后回款不力,华塑科技的应收账款逾期在迅猛增加。2019年底至2021年底,公司逾期的应收账款金额分别为2155.83万元、3551.68万元、9300.96万元,2021年底的逾期应收账款金额同比猛增约161.87%。

公司解释,2021年末逾期应收账款期后回款比例较低,主要系公司数据中心业务占比不断提升,下游数据中心客户受项目进度影响,回款相对较慢。

应收账款逾期激增,直接影响到经营现金流。2019年至2021年,公司经营现金流净额分别为1571.14万元、1909.44万元、861.64万元。

应收账款回收不及时影响到流动性。本次IPO,华塑科技拟募资约5.19亿元,其中1.50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值得一提的是,IPO之前,即2019年、2020年,华塑科技相继派发红利1661.11万元、800万元,合计为2461.11万元。

基于此,市场质疑,华塑科技存在突击分红继而圈钱行为。

责编:ZB

CJTIMES_GET(3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