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旅环境IPO:经营利润主要来自60岁以上老年员工 却不能善待这些老年人

公司 (25) 1个月前

劲旅环境IPO:经营利润主要来自60岁以上老年员工 却不能善待这些老年人

        《电鳗财经》文 / 李瑞峰

        4月21日,证监会召开的第十八届发审委2022年第46次工作会议审议结果显示,劲旅环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劲旅环境)首发过会,将于深交所主板上市。

        在研究该公司提供的上市资料时,《电鳗财经》注意到,尽管劲旅环境即将登陆A股市场,但该公司在劳务用工方面存在众多问题,该公司凭借大量雇佣60岁以上老年人员工来为公司创造大量利润,而当这些老年员工的正当权益受到侵害时,劲旅环境表现出来的冷漠让人寒心,劲旅环境应该努力善待这些为自己创造大量利润的老年员工。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的PPP项目缺乏透明度,投标过程中的行贿行为暴露了该公司的内控问题严重,而且在当前形势下,PPP项目发展似乎遇到了瓶颈,其盈利模式似乎已“日薄西山”。

        靠60岁以上老年员工赚取利润 却不能善待老年员工

        招股书显示,劲旅环境的主营业务为环卫投资运营管理服务及装备制造,其中环卫投资运营管理服务主要成本为人工成本,装备制造业务所需的原材料主要为钢材、汽车底盘、随车吊、油缸和泵站等。

        从2018年至2020年以及2021上半年(以下简称报告期),劲旅环境的特许经营权业务的成本分别为35389.32万元、47849.83万元、54029.00万元和29231.28万元,占该公司主营业务成本的比例分别为68.38%、62.90%、62.28%和59.85%。特许经营权成本中人工成本的占比分别为69.82%、70.74%、68.08%和 65.04%。

        劲旅环境表示,如果特许经营权项目运营期内人工成本上升较快,但服务费未能及时调整,将对其经营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由于该公司业绩对人工成本十分敏感,劲旅环境在降低人力成本上可以说想尽办法。该公司通过以较低工资的方式雇佣60岁以上老人来有效降低人力成本。招股书显示,截至2021年上半年末,该公司的60岁以上员工的数量21257人,占公司总员工数量的57.54%;超80%的员工年龄在50岁以上。

劲旅环境IPO:经营利润主要来自60岁以上老年员工 却不能善待这些老年人

        雇佣老年人来为公司服务确实能有效降低公司的运营成本,这一点在其员工月薪上就有所体现。报告期内,该公司的劳务基层人员的平均月薪分别为984.86元、969.46元、1026.59元和1058.17元;同期全日制基层人员的平均月薪分别为3234.24元、3341.87元、3521.31元和4143.19元。

劲旅环境IPO:经营利润主要来自60岁以上老年员工 却不能善待这些老年人

        劲旅环境在招股书中披露,截至 2021 年 6 月 30 日,该公司劳务用工人数为 26932 名,全部已达退休年龄。该公司已达退休年龄员工人数较多,主要是公司主要从事的城乡环卫业务及市政环卫业务,对于人员的学历、年龄、体力要求较低,大部分退休人员为赚取薪酬会选择环卫行业进行就业,属于行业特点。

        由此可见,大量使用60岁以上老人为公司服务,让劲旅环境赚取了大量利润并让该公司即将登陆资本市场。

        然而,尽管劲旅环境IPO现已成功过会,但该公司在劳务用工过程中存在的众多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

        对此,交易所就该公司的劳务用工问题也提出问询。发审委要求劲旅环境代表说明:(1)大量聘用劳务用工的合理性和合规性,是否存在规避劳动保障责任和社保缴纳义务的情形,聘用的已达退休年龄员工比例远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的原因及合理性;(2)是否建立健全符合员工年龄结构和工作特点的安全生产制度和保障措施,是否存在欠薪情况;(3)发行人为劳务用工人员购买的商业保险的覆盖范围,能否有效保障其合法利益;(4)结合一线保洁员人均工资等情况,说明发行人是否存在不符合《劳动法》及《关于进一步保障环卫行业职工合法权益的意见》的情形。

        事实上,发审委对劲旅环境的问询不无恰当,也点出了劲旅环境在劳务用工过程中的“污点”。这些60岁以上的老人为该公司带来了利润,而该公司又是怎样对待这些老人?

        裁判文书网显示了一则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民事一审民事判决结果,此纠纷是劲旅环境的员工刘昌发起诉六安市劲旅环境科技有限公司。

        该案件的事实与理由:刘昌发自2017年8月开始受雇于劲旅公司,在该公司运营区域从事环保劳务,任环保队长,主要负责区域巡逻工作。2021年3月14日,刘昌发在骑车巡逻过程中摔伤左手后,被送往六安市第六人民医院门诊治疗,次日转至叶集区人民医院三元分院住院治疗4天,期间除去医保报销部分,刘昌发个人总共支付医疗费1496.19元。劲旅公司未垫付医疗费。后经安徽皖西司法鉴定所评定,刘昌发受伤符合十级伤残,三期为误工期120日、护理期60日、营养期90日。刘昌发因伤不能继续从事工作,遂一直在家休养,工资停发。因就赔偿事宜协商未果,刘昌发诉讼来院。

劲旅环境IPO:经营利润主要来自60岁以上老年员工 却不能善待这些老年人

        劲旅公司辩称,刘昌发与其公司系劳务关系,在其公司处从事兼职劳务工作。刘昌发受伤害完全是由其自身过错造成,与公司无关。同时,刘昌发也未举证证明其受伤与从事其公司劳务工作有关联,对刘昌发各项损失,其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请求驳回刘昌发全部诉讼请求。

        当地法院认为,劲旅公司与刘昌发签订《兼职劳务合同》,双方之间形成劳务关系。刘昌发提交的微信聊天记录、通话录音及事发照片,可相互印证,足以认定刘昌发在驾驶劲旅公司配备的环卫垃圾车提供劳务时受伤。劲旅公司作为接受劳务一方,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最终当地法院判定,被告六安市劲旅环境科技有限公司赔偿原告刘昌发各项损失共计42777.58元,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

        上述劲旅环境的员工刘昌发出生于1949年,到2021年该员工已72岁。面对一位72岁的老人在工作中的受伤,劲旅环境竟然辩称该员工与公司只是劳务关系,受伤害完全是由其自身过错造成,与公司无关,对其各项损失,劲旅环境不承担赔偿责任,请求驳回该员工全部诉讼请求。

        作为一家即将的登陆A股市场的上市公司,劲旅环境的做法实在让人寒心,还好当地法院为该员工主持了公道。

        事实上,劲旅环境“狠心”对待员工不止引发这一起案件。裁判文书网显示了劲旅环境与其员工的另一起纠纷,雷跃华起诉抚州市劲旅环境科技有限公司的劳动争议纠纷一案。

        该案件的事实和理由:

        2017年4月6日,原告雷跃华受聘于抚州市劲旅环境科技有限公司从事大车司机工作,双方签订了劳动合同,约定月薪4000元。原告自入职以来一直勤勤恳恳、尽心尽力工作。但是工作期间,被告一直让原告一年到头没有双休日、法定节假日工作,也不按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向原告支付加班费。原告多次与被告沟通争取合法待遇到被告的忽悠拒绝,对原告向被告催要2017年4月-2020年12月双休日及法定节假日的加班费至今未支付分文。

        经统计,原告2017年4月-2020年12月加班情况详见附后的加班明细,加班费共计94301元。被告的行为严重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也违反了《劳动法》第三十六条、第四十四条的规定。为了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原告向抚州市东乡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要求被告向原告支付2017年4月-2020年12月双休日及法定节假日的加班费共计94301元。2021年1月22日,抚州市东乡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裁决(东劳人仲字[2020]第03号),认为原告的月工资中已经支付了加班费,故裁决驳回原告要求被告支付2017年4月-2020年12月双休日及法定节假日的加班费用计94301元请求。

        但是,抚州市东乡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在不经质证的情况下,直接采取被告在仲裁庭休庭后提交的“合同”确定原告工资标准为1470元,以此作为加班费基数。

        经仔细辨认,被告向仲裁庭提供提供合同系被告伪造,有违诚信原则,严重践踏法律,侵犯原告合法权益。因此,抚州市东乡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对本案证据认定存在随意性、片面性导致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

劲旅环境IPO:经营利润主要来自60岁以上老年员工 却不能善待这些老年人

        抚州市劲旅环境科技有限公司答辩称:1.原告与被告之间存在劳动关系,双方签订了劳动合同,合同约定一方的工资标准为1470元/月,原告在被告工作期间,被告按时发放了工资、各项补贴及加班费用,其中2017年发放周末及法定节假日工资9039.64元,2018年发放各项加班费用为15281.87元,2019年发放各项费用13776.55元,2020年发放各项加班费用13776.55元,以上合计为51874.62元。上述各项加班费用也随着原告的工资一并发放,现原告要求被告支付加班费用,无事实依据,请法庭依法驳回。

        当地法院认为,雷跃华与抚州市劲旅环境科技有限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劳动关系依法成立,双方应当按合同履行义务,且用人单位抚州市劲旅环境科技有限公司履行劳动合同时应当符合法律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五十一条规定,劳动者在法定节假日和婚丧假期间以及依法参加社会活动期间,用人单位应当依法支付工资。

        最终,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时间效力的若干规定》第一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2018年修正)第十六条、第十七条、第四十条、第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抚州市劲旅环境科技有限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五日内向雷跃华支付加班工资计人民币11389.64元;

        上述劲旅环境的员工雷跃华生于1973年,已接近50岁,应该属于上有需要照顾的老人,下有需要抚育的孩子,节假日不休息继续工作就是想能为家人多挣点儿钱,而劲旅环境却要克扣该员工在节假日辛苦挣来的血汗钱。

        事实上,劲旅环境与其员工的劳务纠纷远不止这两起,我们注意到,在裁判文书网上显示的关于该公司的劳务纠纷判决结果就有20篇左右。

        投标过程中的行贿行为暴露公司内控问题严重

        劲旅环境在招股书中披露,在该公司取得的 22 项特许经营权中,太和县 PPP 项目等 16 项特许经营权均系通过公开招标方式取得,和县PPP项目等 5 项特许经营权系通过竞争性磋商方式取得,全椒县PPP项目系单一来源采购方式取得。

        由此可见,该公司的大部分业务是用过投标的方式获得,只有少量通过竞争性磋商及单一来源采购方式取得,对此,劲旅环境请发行人代表说明:(1)通过单一来源采购方式是否符合政府采购法的相关规定;(2)公司报价是否按照投标要求进行,与实际数据是否存在较大差异,是否存在虚报、瞒报等问题;(3)是否存在以围标或者串标等不正当方式获取业务的情况,发行人及其股东、董监高及员工目前是否存在因行贿配合调查的情形。

        尽管劲旅环境在招股书中否认存在以围标或者串标等不正当方式获取业务的情况,但该公司三次行贿暴露了其内控问题严重。

        裁判文书网显示了与劲旅环境相关的3次行贿案的判决书。

        第一庄案件是劲旅环境与雷斌受贿案。2012年初,时任灵璧县人民政府副县长、灵璧县城市管理局局长的雷斌,曾邀请劲旅环境参加垃圾压缩及配套设备采购安装项目投标。4月时,劲旅环境参与投标,并顺利中标。

        当年10月份,出于感谢雷斌帮忙把项目给劲旅环境,同时想让他以后给公司更多项目做的目的,时任劲旅环境行政总裁的于晓娟,将装有现金12万元人民币的档案袋送到了雷斌的办公桌上。雷斌口头拒绝接受,但最终还是收下了。

劲旅环境IPO:经营利润主要来自60岁以上老年员工 却不能善待这些老年人

        两年后,雷斌又将12万元回给了于晓娟。

        关于这件事,证监会要求劲旅环境说明其中细节:于晓娟行为行贿涉及发行人哪些项目,是否正常参与投标,对雷斌的请托何等事项,雷斌为发行人提供何种便利,为何要感谢雷斌,雷斌退回贿款的原因;

        第二庄案件是劲旅环境的子公司六安市劲旅环境与张斌的贪污案。

        根据张斌的判决书可知,2019年,六安劲旅环境中标的一个项目的管理部门,由住建局变成了农业农村水利局。当时,农业农村水利局的的局长就是张斌。

        为了尽快启动项目验收和调价机制,时任六安劲旅法定代表人的付淮军,找到了张斌寻求帮助。然后,在2019年中秋节期间、2020年,付淮军分别给了他价值1万元的购物卡和现金3万元。

劲旅环境IPO:经营利润主要来自60岁以上老年员工 却不能善待这些老年人

        对此,证监会向劲旅环境询问:付淮军是否属于该公司高管,通过张斌谋取何种利益。

        第三庄案件是劲旅环境的子公司萧县君联环境与贺新宁受贿案。

        裁判文书网发布的判决书显示,被告人贺新宁利用职务之便,为萧县君联环境科技有限公司在环卫考评方面提供帮助,于2017年春节至2018年春节期间,收受该公司总经理张某三次所送3000元联华超市购物卡。

劲旅环境IPO:经营利润主要来自60岁以上老年员工 却不能善待这些老年人

        对于上述裁判文书网披露的与劲旅环境相关的贿赂案件,劲旅环境在招股书中只字未提。

        PPP项目缺乏透明度 其盈利模式已“日薄西山”?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劲旅环境的递延所得税资产余额分别为 3332.20 万元、4351.43 万元、4871.07 万元和 4565.93 万元,占各期非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3.87%、4.15%、4.28%和3.99%,主要系未实现内部交易利润产生的可抵扣暂时性差异所致。

        2019 年末,该公司递延所得税资产账面价值较2018年末增加1019.22万元,增幅30.59%,主要原因系 2019 年度公司内部交易规模的增加,导致未实现利润产生的可抵扣暂时性差异增加。

        以上出现较多内部交易导致的未实现利润与该公司主要以特许经营权业务为主要业务有一定关系。对此,发审委要求劲旅环境说明:(1)特许经营权项目采购主要来源于集团内部采购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为行业惯例;(2)预计更新改造支出是否存在虚高的情况;(3)结合各期期末内部交易产生的大额未实现利润情况,说明PPP项目投入的真实性,是否存在通过内部交易虚增PPP项目投资的情况。

        除了上述对PPP项目投入的真实性存疑外,劲旅环境高负债率背后反映出的资金压力,或与其PPP项目模式有关。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劲旅环境环卫一体化服务项目主要通过PPP模式进行,所谓PPP模式,是指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的合作模式,是公共基础设施中的一种项目运营模式。在这种模式下,鼓励民营企业和民间资本与政府合作,参与公共基础设施建设。但作为项目实施方,不仅需要承担项目施工任务,前期还需投入一定比例的资金,随后在较长的时间里每年获得一定收益。

        PPP模式项目投资回收期较长,项目承接、投资和运营均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随着业务规模持续扩大,资金需求量越来越大。

        如劲旅环境本次IPO拟募集的9.7亿元中,便有7.2亿元用于PPP项目配套资金,可见PPP项目资金需求之大,且考虑到项目持续期普遍较长,甚至要求企业长期输血。

        2018年之前,PPP模式凭借其融资优势,曾高速发展过一段时期,而因扩张速度过快,后续曾引发一系列企业流动性危机。

        Wind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3日,A股63家PPP概念股中,有18家企业在2019年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亏损,占比接近三成。除此以外,63家企业中,2019年营业收入和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的企业分别有25家和28家。

        Wind统计数据还显示,2019年,63家PPP相关行业公司的平均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速为-155.67%。截至2019年末,63家PPP概念股相关上市公司的平均资产负债率为61.38%,延续了自2015年以来的上升趋势。从行业整体来看,当前PPP项目仍未恢复一两年前的峰值水平。据Wind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库(PPP),截至2020年5月,全国PPP累计入库项目12823个,2017年12月巅峰时期则是14424个,下降了1601个。

        以园林工程龙头东方园林为例,2018年之前,东方园林曾凭借PPP模式实现高速发展,其2015年至2017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53.81亿元、85.64亿元、152.26亿元。2018年,随着扩张迅速引致的资金缺口变大,以及宏观环境等因素,东方园林出现融资难问题,并出现发债失败的尴尬境况。当时,东方园林原计划发行10亿元的公司债券,但问津者甚少,导致实际只发行了5000万元,被外界调侃为“史上最凉发债”。

        上述情况成为了东方园林债务危机爆发的导火索,到了2018年底,东方园林的货币资金仅剩20.09亿元,而短期借款、一年到期的非流动性负债合计40.81亿元,另外还有128.38亿元的应付账款及应付票据,流动性危机最终甚至导致实控人变更。

        政府曾发文遏制过PPP项目模式的无序发展。2017年11月16日,财政部发布《关于规范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综合信息平台项目库管理的通知财办金〔2017〕92号》(下称“92号文”)要求集中清理已入库项目,对具有“未按规定开展‘两个论证’、不宜继续采用PPP模式实施、不符合规范运作要求、构成违法违规举债担保、未按规定进行信息公开”等情形的项目应予以清退。

        此外,据媒体报道,2021年,新疆准东经济开发区叫停了2016年、2017年政府投资类所有未开工及续建项目;随后,新疆多地的PPP类项目已经暂停,暂停的项目几乎全是政府付费类项目。除新疆外,湖南、湖北、江苏等省均有退库项目。其中湖南退库项目将在八成左右;湖北等省份的退库项目则在20%左右;江苏则停止了全部无收益性质的增量PPP项目。

        业内分析人士认为,因为劲旅环境环卫一体化服务项目主要通过PPP模式进行,随着劲旅环境业务规模扩大,其资金需求也随之迅速扩大,其流动性风险实际上也在加剧。而此风险并非上市拓展融资渠道便能轻易解决,因为当年不少以PPP模式为主的上市公司也曾出现过流动性危机。因此,时代商学院认为,若仍坚持以PPP模式为主,劲旅环境的流动性风险或将长期存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