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华“全力一博”上市:“老夫”退场,“少妻”接棒

经济 (68) 2个月前

乐华“全力一博”上市:“老夫”退场,“少妻”接棒

2017年10月20日,孙一丁带着瑞思英语在美国纳斯达克敲钟,标志着为期五年的“上市大跃进”圆满结束。而这一年的中国,“偶像元年”尚未到来,无论是乐华,还是杜华,都还没走进大众视野中。

2022年3月8日,乐华娱乐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创始人兼董事长杜华作为第一大股东,预计分得股息近3亿元。但同时期的瑞思,股价持续下滑,市值遭遇腰斩。孙一丁先是卸任CEO,后又辞去公司董事兼副董事长,彻底和瑞思剥离。

孙一丁退场,杜华“接棒”站在资本市场的聚光灯下,夫妻俩会有不同的命运吗?

转折

1992年,《笑傲江湖Ⅱ:东方不败》上映引发观众热烈反响,林青霞成为一众少男少女心目中的女神。之后,南昌最繁华的街头出现一个走来走去的少女,她渴望复刻林青霞的道路,被星探挖掘。初一到初三,她在街头走了三年,却始终没能实现梦想。

彼时的杜华,大概也没想到,虽然没成为林青霞,但日后能作为“内娱教母”,亲手打造出一个个光鲜亮丽的偶像。

2003年,杜华进入电子商务网站8848工作,担任公关经理。一年后,进入当时中国数字音乐最大的提供商华友世纪,一路从公关总监升到音乐总经理。

她为此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也留下了如影视剧一般的故事。在生儿子赵小果时,杜华接到老板处理工作的电话,立马回复:“能不能给我几个小时,让我先把孩子生下来。”

然而,华友世纪的辉煌没能持续。2009年,儿子出生两个月后,华友世纪作为上市壳公司被盛大收购,杜华也被迫走上创业之路。6月,杜华创立乐华娱乐。曾经求而不得的娱乐圈,即将成为她攻城略地的新战场。

和折腾的杜华不同,大她13岁的孙一丁,那个时期尤为专注。1999年,孙一丁进入国美电器工作。此后的12年,他先后担任国美电器执行董事、集团副总裁、三联商社副董事长理等职务,参与国美对永乐电器、大中电器、三联商社的并购,成为国美集团的核心人物之一。

2008年,国美掌门人黄光裕因非法经营身陷囹圄。入狱之前,他亲自把时任国美副总裁的孙一丁提名为国美电器执行董事。不到两年,著名的国美控制权之争打响。面对狱中的黄光裕和眼前的董事局主席陈晓,孙一丁和其他高管公开表示和陈晓共进退,差点让黄光裕失去国美控制权。

这场管理权争夺以陈晓离职收尾。“落败”的孙一丁虽然未被罢免,但作为国美“叛臣”,他不得不悻悻离职,一度在家赋闲。

此时,杜华和孙一丁,都需要新的开始。

风云

杜华的路,并不好走。拿着200万元天使融资,她开始了自己的造星之路。最初的乐华,模式和天娱相似,是集流行歌手运作、影视投资、演出策划为一体的娱乐公司。但时运不济,2010年后,内地唱片寒冬突至。很快,她就把手中的钱挥霍干净,不得不抵押自己的房子,找自己的投资人再借300万元,最后搏一把。

这一年,与韩国SM集团解约的韩庚回国。作为天团Super Junior的前成员,韩庚受到了几乎每家娱乐公司的欢迎,但他却选择了彼时声量远远不够的乐华。最大的原因是杜华采取了当时极为少见的股权分红方式。这在今天常见于互联网公司的激励方式,12年前成为了杜华孤注一掷的赌注。招股书显示,重组完成后,韩庚通过全资子公司持有乐华娱乐2.35%的股份。

乐华“全力一博”上市:“老夫”退场,“少妻”接棒

比起韩庚的人气,更重要的是,他还带回了韩国工业体系培养练习生的模式。招股书中的“乐华模式”,包括训练生选拔、艺人培训、艺人运营及艺人宣传,覆盖艺人管理全生命周期。实际上,这一套流程并非乐华首创,而是源于韩国SM的流水线造星模式。

乐华“全力一博”上市:“老夫”退场,“少妻”接棒

这一套体系下,乐华推出了UNIQ、宇宙少女、YHboys等组合,然而组合反响平平,除了王一博2016年加入《天天向上》获得一定知名度外,其他人始终是石沉大海的状态。在韩国成熟庞大的偶像市场上,乐华的组合难以出圈。当时国内偶像市场又未成熟,属于唱跳偶像的舞台屈指可数。再加上2017年限韩令的冲击,乐华旗下中韩合作的偶像团体很难参与内地活动。虽然杜华有志将乐华发展成中国的SM,但尚未成熟的环境中,杜华走得无比艰难。

乐华“全力一博”上市:“老夫”退场,“少妻”接棒

偶像组合UNIQ

和困难的杜华相反,同一时期,孙一丁却到达了事业的又一高峰。2011年,孙一丁投奔“贝恩系”,成为金宝贝中国区总裁,正式踏进教育行业。两年后,贝恩资本完成对瑞思学科英语的并购,孙一丁担任瑞思CEO,开启高歌猛进的上市路。

凭借在国美12年的门店运营经验,孙一丁似乎把教育做成了又一个加盟连锁生意。花力气打磨单校区模型,成型后开始扩张,将一线城市作为直营体系,其他城市采用加盟合作。截至2017年6月30日,瑞思在全国80个城市设有共计246家线下学习中心。

门店扩张、业绩增长构成了瑞思“高增长”的神话。2017年10月,瑞思学科英语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首日股价上涨14.55%,市值超过9亿美元。

乐华“全力一博”上市:“老夫”退场,“少妻”接棒

资本的聚光灯下,孙一丁迎来了人生的高光时刻。

参差

好景不长,瑞思上市当年,净亏损4797.4万元。2020年,瑞思净亏损1.32亿元。2021年前两个季度,瑞思分别亏损2460万元、5266.2万元。

在门店运营方面也出现了问题。加盟虽然可以让公司规模快速增长,提升业绩,但对加盟商的管理始终是难题。大规模扩张背后,教育口碑接连下滑。尤其在疫情影响下,加盟商“叛变”或跑路波及品牌的现象常有发生,瑞思也未能幸免。2019年,瑞思加盟校区开始频繁暴雷。校长跑路、管理混乱、门店无故关停……仅瑞思英语哈尔滨门店,涉案学费就超过429万元。

2020年1月,瑞思宣布任命王励弘为CEO,孙一丁留任董事会副董事长。有观点称,孙一丁是遭资本罢免的,瑞思持续的股价下滑、业绩不振让资本市场失去了对这位职业经理人的信心。

乐华“全力一博”上市:“老夫”退场,“少妻”接棒

2021年10月8日,瑞思教育因连续30个工作日股价低于美股1美元,收到纳斯达克退市警告。随后,瑞思教育宣布孙一丁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董事会副董事长职务。至此,孙一丁在瑞思奋斗9年的时光,就这样潦草收场。

孙一丁举步维艰时,杜华却迎来了时代的东风。2018年,《偶像练习生》、《创造101》热播,带来中国娱乐市场的偶像元年。乐华拥有长达7年的偶像培养经验,而且带着韩流的光环,在市场中迅速占据优势。

乐华“全力一博”上市:“老夫”退场,“少妻”接棒

彼时,乐华旗下艺人王一博、程潇分别在《创造101》和《偶像练习生》担任导师。同时,随着综艺节目的热播,孟美岐、吴宣仪、乐华七子等艺人也成为了炙手可热的新星。乐华正式出圈,成为大众熟知的造星基地。

杜华似乎想圆年少时求而不得的明星梦,也开始频频走到台前。2018年以来,她为《vogue》和《时尚COSMO》拍了两组杂志大片,随后参加两季《乘风破浪的姐姐》,从女团经理人到制作团成员,言行屡屡引发争议。

乐华“全力一博”上市:“老夫”退场,“少妻”接棒

但杜华似乎并不在意,2019年还将儿子赵小果送到《变形计》。去年,乐华12周年家族演唱会举办,在宣传海报中,杜华稳稳地坐在了C位。大众的舆论和非议,似乎反而成为乐华的助推光环。

乐华“全力一博”上市:“老夫”退场,“少妻”接棒

2019年-2021年,乐华的收入从6.31亿元增长至12.9亿元,净利润从1.19亿元升至3.35亿元。业绩节节高升,乐华第三次向资本市场发起了冲击。

这一次杜华能如愿吗?

谋变

乐华冲刺IPO,面临的问题还很多。

过分依赖单一艺人,是乐华最大的隐忧。招股书披露了业务记录期内的前五大供应商详情,其中供应商B引起了关注。其2021年交易金额达3.02亿元,占营业成本比重43.9%。结合业务关系年期、交易金额等信息,业内猜测“供应商B”可能是旗下顶流艺人王一博。

乐华“全力一博”上市:“老夫”退场,“少妻”接棒

有媒体就“供应商B是否为王一博”的问题向乐华相关人士求证,得到的答案是“不太清楚”。如果猜测属实,王一博对乐华的重要性可见一斑,“王一博概念股”的调侃并非空穴来风。其在招股书中也承认了业绩依赖知名艺人的问题,“于任何特定时间,艺人管理公司大部分收入来自其有限数目的艺人乃行业惯例。”

乐华“全力一博”上市:“老夫”退场,“少妻”接棒

由此,如何和知名艺人保持稳定关系,成为摆在乐华面前的难题。根据其在招股书中披露的信息,乐华和王一博、孟美岐、黄明昊、吴宣仪、李汶翰、程潇的合同都将于2024年到期,和范丞丞、朱正廷的合同将于2023年到期。合同到期潮的来临,将给乐华的业绩发展蒙上极大一层不确定性。

除了和艺人维护关系,乐华显然也在持续物色新的训练生,以培养下一个“顶流”。招股书显示,截至目前,乐华旗下有80名训练生,并与全国超过30家艺术学校及机构及院校开展密切合作,其向乐华推荐优秀候选人。

此外,乐华主要通过唱跳比赛、全球选拔网络及社交媒体平台等方式物色人选。业务期内,乐华受到超过58000份训练生计划申请,在2019-2021年,新签约的训练生数量分别为19人、28人、50人,整体录取率不高于0.3%。

录取率低的原因和培养成本居高不下有关。杜华曾在采访中透露“在乐华,最小的孩子只有10岁。吃喝住行方方面面都由公司承担,公司甚至还会出钱送他们上国际学校,补足文化课。培养UNIQ大概花费了四五千万元。”前期所有费用都由公司承担,若训练生成为签约艺人,再从其收入内扣除。但前期干烧钱,后期回报不可控的模式,显然风险极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