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访他们|小微餐企老板:有人转行开快递驿站、有人急寻国企房东

公司 (55) 1个月前

“7月份我们准备关店,换一个快递站,但也会顺便卖一些广东特色食材。”6月底,在浦东新区林三镇经营广东特产的《第一财经》记者余新和透露,他的餐厅6月份的销售额只有今年疫情爆发前的20%。


疫情之下,一些现金流不足、短时间内无法追上盈利水平的小微餐饮企业被行业“洗牌”,准备蒙混过关;不过,也有更多的经营者继续支持,希望唐史光复后,他们可以慢慢赚回损失。


从餐饮到物流


“今年疫情爆发前,一天能有四五十单外卖,还不算食堂的订单量。一般从凌晨四点半开始,生意好到晚上九点。6月份平均每天只有十几个外卖,少的时候也就两三个。”于欣感到很遗憾。


6月28日晚7点,记者来到该店,暂时没有客人来用餐。门口的露天里有两张桌子,房间里有三张桌子。店里的冷饮柜和菜单和几个月前没什么区别。


早在4月份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余新刚就有了自己的新外号——“吐司王子”。停业期间,他通过当“团长”买吐司解决了部分顾客的燃眉之急,同时也略微缓解了餐厅停业的损失。于欣没想到做团购还能维持和日常餐饮生意一样的高利润,因为他发现疫情下,各方面成本都比平时高,尤其是运输、物流、人工工资都比平时贵很多。


4月,上海浦东地区关闭后,雨欣的餐厅关闭。但他并没有闲着。作为餐厅的老板,于欣作为“餐厅的掌门人”似乎有着天然的优势,因为在经营店铺的时候积累了很多现成的供应商资源,而且还有一个现成的微信群与周边客户联系,这就意味着供货渠道和销售渠道都有。当时,于欣为周围居民提供了一些刚需食品。最初是从吐司开始卖的,所以也叫“吐司王子”。


4月封楼期间,于欣很幸运,房东给了房租优惠。“我们店的租金是8000元。房东这个月只收了我们半个月的房租,挺好的。”


然而,除了4、5月份的亏损,其实6月份于欣的餐厅还在继续亏损。进入6月后,租金回归原价,但销量却差得远。他发现身边很大一部分老顾客都养成了自己做饭的习惯,所以店铺的光顾减少了。他不确定餐厅有序开业后上述情况会有所改善,所以打算关店。


7月1日,记者再次路过于欣的店铺时,店铺已经关门。也许再过几天,这家店就会变成快递站。



房租是最大的成本。


6月,餐饮行业首次恢复网上外卖,餐厅食品也在月底有序恢复。这重新点燃了经营者的希望。


但对于小微企业的从业者来说,房租是疫情期间最大的开支,也是“拖累他们”的主要原因,通常需要几个月的正常运营才能补齐。


早在4月份,上海本邦餐厅的老板陈丹就为她每月6万元的店面租金发愁。“这个月要给店里十几个员工发底薪。租金的事还没和房东谈过,希望能打折。毕竟没有收入,一个月6万对我们来说太多了。公司商业贷款不多,就几万块钱,所以每个月的房租是最大的开销。”


6月,陈丹的担忧发生了变化。“6月初,我们开门的时候天天亏,开门的时候比不开门的时候亏的多。于是我们开了一个多星期,又关了。营业额为正常时期的10%,人员精简。目前只剩下一个厨师,员工总数从18人减少到10人。恢复用餐后,生意自然好了很多,但又要招人了。现在服务员很难招,有一大批都回老家了。”


在临港开面包店的王杰,在关闭管制后,第一件事竟然是重新寻找国企的店铺。因为她知道国有商铺更容易减租。


4月份,王杰其实没想到疫情期间最大的一笔开销就是房租,因为当时房东还没催她交房租。当时,王杰面临的最大问题是物流,这导致商店原材料短缺。她的供应商大多位于江浙沪。但是封闭期内,他们都说不能发货到上海。


6月底,当记者再次询问物流情况时,王杰表示,目前仍有很多地区的大件快递产品没有发往上海。但是,大部分食材都能供应,包装和饮品却不能。自6月初以来,王杰的面包店已经恢复了网上外卖业务。到月底,销量大概恢复到今年爆发前的30%到40%。


4月份接受采访时,在普陀区经营一家烧烤店的许旺正和店里的6名员工吃住在宿舍里,等待着停业的结束。


今年年初,许旺酒家的经营状况刚刚好转,就遇到了疫情。“去年10月,我们的店开业了,12月,就达到了收支平衡。今年年初,盈利能力略有下降。进入三月后,前十天的运营还不错。如果通过这种方式盈利,3月13日就会关闭。”


从6月份开始,许旺的工作节奏明显加快,只能断断续续地在微信上回复记者的提问。“6月份营业额8万多,其实和支出是捆绑在一起的。但是没剩多少现金了。”他说。



努力拉平销售额。


长宁区一家江西农场生猪肉店的老板胡燕4月份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店铺的资金流岌岌可危:“如果5月份店铺还不能正常营业,那么我们可能会选择关闭。我们的租金6月份到期,暂时没有流动资金支付新的租金。”


好在6月初店铺恢复营业时间,胡燕手头还有一些现金流,所以坚持了下来。而且和餐饮店不同,生鲜店的生意不会因为能不能在餐厅吃饭而受到限制。


现在,她需要每天早上4点20分起床准备开店,丈夫有时甚至凌晨12点起床去江苏进货。


“每天从5点到5点半,我们的猪肉都会拿出来卖。直到早上8点,人们都来买。因为附近居民习惯赶早市,下午基本没什么生意。”


胡燕的店6月2日恢复营业。5月31日和6月1日,胡燕和妻子一直在洗漱,打扫地板、肉架子、冰箱等东西。“和新开的时候一样的心情。”她说。


相对于4、5月份的焦虑和无力感,6月份胡岩终于可以通过业务减少损失了。但是6月份的销量其实是不稳定的,除了店面租金,房租,水电费,物流成本。最多一天就亏1000左右。当然生意好的时候也能赚1000左右。“现在我还是搞不清楚客流规律。之前的日销售额一直稳定在500-600元之间。”


因为害怕疫情反复,6月份胡燕和丈夫在店里的地板上待了两个星期,直接睡在冰箱旁边。虽然条件很艰苦,但他们能保证每天按时开店迎客。


虽然6月份呼延门店的销售额没有今年3月份那么可观,但和去年8月淡季的销售额不相上下。如果要把近期的亏损补上,胡岩预计还需要两到三个月。


链家专家、贺红咨询公司总经理文志宏认为,现金流对企业抵御风险极其重要。“餐饮企业自救的核心其实是维持现金流的问题,不管是通过外卖还是其他方式。"


5月29日,上海市政府发布《上海市加快经济复苏和振兴行动计划》(以下简称《行动计划》)。《行动计划》指出,租赁国有房屋从事生产经营活动的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免于提交受疫情影响的证明材料,2022年免交6个月的房屋租金。对租住国有房屋、经营困难的民办非企业单位,参照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2022年免收6个月房屋租金。《行动计划》还提到,如果餐饮、零售、旅游、交通、文体娱乐、住宿、会展等受疫情影响严重的困难行业不裁员或少裁员。,按照企业申请时上月缴纳城镇职工社会保险费的人数,每人给予一次性600元补贴,每家企业最高补贴300万元,鼓励企业坚守岗位。


(于欣、王杰、许旺、陈丹、胡岩均为化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