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费涨一毛(快递打价格战还能盈利么)

公司 (62) 1个月前

中新经纬7月3日电(常涛)与大多数行业不同,快递行业涨价,有些“明目张胆”。

“两通一达”(童渊、申通、大云)5月单票收入增速超过20%,说明这场始于2019年的快递价格战,如今已经无限接近“偃旗息鼓”。然而相比之下,快递员的付款却是“到位”的。为什么会这样?对用户体验会有什么影响?

快递员中新经纬常涛摄

价格战不再?

快递行业的价格战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极兔快递等新玩家的进入。在价格战最为凶猛的浙江义乌,曾经出现过“每单8毛钱,快递全国”的“宰客价”。而这样的代价,基本上就是“做一件事,丢一件事”。但如果不降价,市场份额很快就会被其他快递公司占领,恶性竞争就此开启。

在此背景下,快递公司的单票收入不断下滑。以顺丰、申通、大云、童渊快递2020年10月的单票收入为例,同比下滑20%至30%。

2021年年中,国家和各地相继出台治理快递市场无序价格战的政策,要求快递经营者不得以低于成本的价格提供快递服务。

图中辛经纬摄

这项措施很快见效了。2021年下半年以来,快递价格战趋缓。2021年7月,申通、童渊、顺丰的单票收入同比下滑约10%,远低于2020年同期20%和30%的下滑幅度。此外,大云当月的单场门票收入也同比增长1.49%。

从2021年11月开始,快递公司的单票收入同比增长,已经成为常态。

2022年5月,申通、童渊、大云快递产品单票收入分别为2.55元、2.51元、2.49元,同比增速分别为23.19%、23.24%、23.27%。顺丰速运物流业务5月单票收入也增长3.55%,至15.45元。

快递专家赵晓敏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表示,快递行业单一的价格战模式已经结束,未来不会重演。短期快递价格可能会有一些波动,但长期来看,快递价格不会继续下降,会进入一个上升通道。

分销费“原地不动”

数据显示,2020年是快递价格战最“凶猛”的阶段。对此,快递员也深有体会。多位快递员曾对中新经纬记者表示,2020年他们的配送费开始下降。

刘明(化名)2018年开始做快递员。2020年,他网的配送费“毫无征兆”降到了0.1元,从0.9元降到了0.8元。让他意外的是,那段时间他所在地区其他快递公司的同行陆续减少,“就像我们约定的那样”。

在江西南昌做快递的周信(化名)也在2020年降价,每单配送费从0.75元降到0.7元。云南的小哥ZTO快递也反映,他所在地区的配送费用自2020年以来一直在下降。“最高的时候每单可以到1.2元,然后只有0.7元。”

事实上,2021年年中,在国家整治快递价格战的诸多措施中,保障快递员群体的合法权益非常重要。对此,2021年8月底,中通、童渊、申通、百世、大云、吉图六家快递公司宣布,从9月1日起提高末端支付费用,每票0.1元。

不过,中新经纬当时报道称,缴费上涨最终并未得到有效落实。

事实上,一年过去了,虽然快递涨价了,但快递员的货款还是“原地踏步”。

北京房山区一家ZTO快递代理商近日对中新经纬记者表示,目前每份馅饼收费1.2元,“已经好几年没在原地动过了”。而且也不代表他每送一次就能赚1.2元。

“有些小区不让快递员上楼,用户要求放在蜂巢箱里。目前蜂巢盒涨价了,一个要0.4元。如果放一个菜鸟驿站,一件就要0.8元,价格也会提高,而且必须现在结算。”

一位来自上海浦东的快递员说,目前他每件快递收费1.4元,网点包吃包住。一位在申通杭州余杭某分部工作的快递员透露,他每单支付1元。两位快递员都说,“两三年前都是这样”。

据中新经纬记者观察,在上述一二线城市,快递费用相对较高,而在一些低线城市,配送费价格普遍低于1元。

广东某县城一快递员表示,目前每单0.7元,无底薪。据两位来自江苏和云南的快递员介绍,他们每个人的派送费是0.8元,没有底薪,“2020年降了,然后就没再涨”。

快递复苏,单靠涨价是不够的

虽然目前快递行业已经告别了价格战,但是不良竞争给行业带来的“后遗症”并没有消除。目前各快递公司的单票价格还没有恢复到战前水平。其次,消除疫情防控的影响也是快递恢复的重要一环。

快递涨价给用户体验带来哪些变化?目前,由于疫情防控的需要,快递运输和投递仍然有限,这个问题的答案并不明确。不过,业内人士认为,提高快递员的派送费是提高末端服务质量的有效措施。

在价格战的负面影响下,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快递服务质量都不尽如人意。比如在末端,不上门,不打电话,签到者显示“水表房”已经成为常态,备受消费者关注。

图中辛经纬摄

赵晓敏表示,末端配送费用没有上涨是事实。对于快递公司来说,随着价格的上涨和价格战的结束,他们原有的末端激励机制需要更新,但显然,大部分快递公司还没有整理出来。赵晓敏说,“价格上涨并不意味着公司的收入一定会增加。无论是对于B端用户还是C端用户,涨价都意味着承受能力的降低。如果快递服务质量不提高,用户必然会流失。”

“快递费现在之所以没涨,是因为快递公司对终端网点的定位处于混乱状态。快递网点相当于快消品的渠道,是保证快递公司高效运营的基础。接下来,快递公司必须把以总部为中心的经营策略转向以市场为中心。总部要小一些,市场要大一些,网络要大一些。”赵晓敏认为,当快递价格上涨时,快递公司首先应该给快递员“加薪”,否则无法解决体验差的问题,也无法满足高质量发展的要求。(更多线索请联系作者常涛:zxjwct@163.com)(中新经纬APP)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