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纪元|未熟先火的:机遇还是泡沫?

经济 (84) 1个月前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罗怡琦广州报道

虽然目前还没有Web3.0的全貌,但核心应用之一的NFT(非同质令牌)无疑已经占了先机。

由于交易量激增,2021年被一些人视为NFT元年。东方证券指出,2021年1-8月,交易平台OpenSea的NFT交易额超过10亿美元,占全球NFT交易额的98.3%。相比之下,这个平台2020年的交易额还不到2000万美元。

同年,一幅名为《Everydays:前5000天》的数字作品以6934万美元的价格被拍卖,这是自那时以来数字艺术的最高价格,但创作者本人随后指出,NFT价格已经是一个泡沫。

(当前六大主流NFT交易平台对比,来源:天风证券研究报告)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 NFT已经像数字货币一样被热炒了。

根据许多行业观点,NFT适用于数字艺术、数字收藏、游戏资产等领域。然而,根据海外市场的发展趋势,数字货币的趋势已经成为金融。一旦脱离了收藏价值,变成了金融,似乎就失去了初衷。

“我认为热炒趋势已经出现。”金钱豹研究院分析师杨楫向21世纪经济报道分析道。例如,2022年4月,Otherside推出了NFT Otherdeeds,这是一个由Metauniverse建立的虚拟土地,销售额超过3.2亿美元。在此期间,由于买家希望更快得到NFT,出售直接导致了人民的天然气(矿工费)战争,烧毁了价值超过2亿美元的以太坊。“目前,NFT收藏品价格的飙升吸引了许多投机者。随着这些虚拟资产的价格不断被炒高,泡沫势必出现:与此同时,一些外国买家试图重新拍卖NFT这个用数百万美元买来的数字藏品,却出现无人问津的现象,报价缩水近万倍。”

当然,由于技术支持不同,监管措施不同,NFT在国内外的发展步伐并不一致,目前还不能衔接。最近随着国内相关行业协会的倡议和大厂的积极探索,国内的相关生态也在探索规范化发展的道路。

“安全对NFT的声誉非常重要。”Akamai区域副总裁、大中华区总经理李生博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之前大火的NFT游戏Axie Infinity遭遇了毁灭性的安全漏洞,用户资产损失超过6亿美元,这可能是网游平台遭遇的最大漏洞。“NFT领域仍处于初级阶段,这个市场的机会和风险都在不断增加,因此NFT投资者必须了解最新的安全威胁。”他强调。

热门市场

简单来说,在Web3.0时代,元宇宙被视为重要的场景或表现形式,其中区块链是核心支撑技术,NFT是大应用或资产表现形式。

什么是NFT?所谓非同质代币,是指虽然也采用了区块链的去中心化发展逻辑,但并不是像比特币那样的“同质”数字货币,而是一种能够代表差异化特征的物体,比如艺术品、收藏品等。还有正是因为采用了区块链技术逻辑,才赋予了它在数字世界的开放性、可信性和独特性。

当有人创建一个NFT时,其信息将存储在一个标准的智能合同中,并记录在管理NFT的区块链上。

杨楫指出,目前NFT备受关注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不同形式的NFT收藏,如绘画、文物、音乐等。,有自己的收藏价值并能满足大众收藏或欣赏的需求。与传统艺术品相比,NFT藏品具有防篡改和自由流通的核心优势。任何人都可以铸造和买卖NFT收藏。其次,在元宇宙的概念下,NFT可以作为一种身份为拥有者创造社交机会。比如无聊猿建立了自己的用户俱乐部;NFT的这一特点准确地满足了Z世代展示其身份和个性的需要。

在Web3.0的框架下,这意味着如果很好地挖掘和利用,这是数字世界中艺术品价值的体现。只是在现阶段,仍处于探索阶段的NFT,正在走向海外市场的另一个趋势。

如前所述,由于频繁的高价NFT交易,资本和互联网巨头纷纷进入该市场。根据元宇宙中的加密货币巨头灰度,广告,数字活动,电子商务和硬件,每年将产生1万亿美元的相关收入

杨楫还指出,包括微软和迪士尼在内的许多全球巨头都宣布投资建设元宇宙。近期,元宇宙地产也成为投资者“洗劫”的对象。他们花大价钱在沙盒、分散地等虚拟世界平台上抢购土地。这些行为更多是出于投机获利的动机,而非收藏需求

“其实我理解NFT是一种技术,只是一种类似于档案的方式,具有加密、唯一性等独特性,但我不认为现在的NFT可以作为艺术载体。至少在现阶段,我觉得纯数字收藏市场还不是很稳定和规范,还不敢进入。”一位艺术品行业观察人士向记者表达了自己的困惑。“我的一个艺术家朋友送了他的NFT,但目前大部分NFT用户关心的不是艺术本身,而是经济报酬,这导致他的作品最终破碎;而我的其他朋友却完全按照NFT的金融模式,在海外发行,在艺术圈看来是被割了韭菜。”

求规范

在Web3.0的宏大构想下,第一个跑出的场景——NFT,还在探索中。

“目前NFT在国内外的发展都处于不成熟阶段,还面临很多技术难题,比如基于公链的NFT交易费用高,发送到智能合约的交易确认流程慢。”杨楫这样告诉记者。

当然,中国正在探索规范这个市场的良性发展。

近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证券业协会联合发文,提出防范NFT相关金融风险的措施。其中提到 NFT要在工业数字化和数字工业化中发挥积极作用,但也要坚决遏制NFT的金融证券化倾向

(三个部门关于NFT的倡议文件,资料来源:协会出版)

李博士向记者指出,从技术角度来看,国外的NFT是基于以太坊等公链发行的,容易被炒作。国内公司依靠联盟链销售,如腾讯NFT交易平台“魔芯”的信至链,削弱了NFT商品的投机属性。

“我们也相信中国的新NFT法规将引导NFT健康发展。虽然NFT市场存在大量的投机、炒作等金融风险,给整个市场造成了很大的混乱,但是NFT的价值是值得肯定的,尤其是在基础商品的知识产权保护领域”他继续说道。

“Akamai认为,在元宇宙中,虚拟资产很难与真实资产分开,甚至虚拟资产的价值在现实世界中也可以直接评估,因此其资产价值更容易成为攻击者的目标。”对于与会企业的做法,李博士建议,在日益复杂的网络攻击环境下,为了维护网络安全,确保用户在去中心化的网络中获得安全的数字化体验,企业必须将安全厂商的产品和工具整合到自身的风控体系中,形成完整的风控体系。此外,企业应充分利用在帮助客户保护系统免受此类攻击方面有丰富经验的资深平台数据和安全专家,采取零信任的方式进一步加强自身安全。

探索未来

目前,NFT政纲仍表现出一定的中心化特征,这与区块链的“去中心化”理念相悖。这意味着在未来,NFT的进化可能会有新的角色和方式。当然,政策措施也在探索中。

杨楫指出,大型互联网公司基于其原创产品和运营优势,早早布局数字馆藏,并获得了良好的市场反响。2021年,头部出版平台Whale Quest发布数字馆藏302万册,占中国数字馆藏市场总量的66.2%。因为鲸童军有支付宝背书,所以它的数字收藏很受欢迎。

“长期来看,随着数字典藏市场的成熟,其竞争力将从平台的品牌背书回归到典藏本身,因此在某个细分领域拥有IP储备或突出优势的公司将逐渐崛起。如三仁、文哲互联网等与文交所合作搭建数字收藏交易平台,依托公司文化创意实力进入数字收藏行业。”他进一步表示。

李博士还列举了区块链科技为初创企业带来的机遇。“根据Crunchbase的数据,在过去的12个月里,公司介绍中有NFT的初创企业已经完成了200多轮融资,在种子期、初创期和成长期总共筹集了超过26亿美元这个总数比去年同期增长了25倍以上。去年,NFT只筹集了9000多万美元。”

然而,在现阶段,NFT在中国的探索似乎有点类似于以前的数字货币状态。

“目前我们国家希望将NFT作为去金融化的数字藏品,只保留其收藏功能,禁止二次交易。我觉得这种强监管会持续很久,不会给炒作空;但随着市场和监管体系的完善,预计我国将逐步放开数字藏品的二级交易市场、发行渠道和跨链交易,证券交易所等官方指定的文化产权交易场所有望成为数字藏品交易的试点场所。”杨楫认为,这种政策合规性会逐渐细化。“目前,NFT产业仍面临NFT产品同质化、配套政策不完善、区块链基础设施不完善等困难。长期来看,赛道的发展将趋于多元化,市场空有望加速。”

所以国内外这一领域的整体交易情况还是有较大差异的。

杨楫指出,在海外NFT市场,目前二级市场的销售额和交易量远大于一级市场,这是市场发展进入成熟阶段的标志。同时,海外NFT行业的产品和游戏更加多元化和丰富,潮流NFT的品牌力更强,这表明中国企业可以从细分精品曲目切入,深耕游戏、社交、影视或音乐某个优势领域,或者利用数字典藏打造属于中国的独特IP。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