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映宇宙董事长奉佑生:“低试错成本探路元宇宙”

经济 (62) 1个月前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何宏远北京报道

“你是一个稳重的人吗?”

面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提问,盈馀洲集团董事长冯友生笑着说,“这是一个误会。”

从观众的节奏来看,似乎小步前进是常态,但这家公司正在大步迈向新兴的元宇宙。

6月中旬,映客互娱集团正式更名为Inkeverse,业务全面进入Metauniverse。

目前,映客已经推出了多个独立场景的元宇宙及相关产品,包括映客直播的沉浸式KTV功能“全景k歌”和元宇宙之恋的社交产品“情侣星球”。此外,还在开发海外3D虚拟影像社交产品Place,主要针对欧美Z世代用户。

某种程度上,这是一个世界性的趋势。2021年3月,Roblox在美国股票市场上市。招股书中大量描述了元宇宙的概念和理解,其目标是构建元宇宙。Roblox上市当天股价上涨54%且后续业绩稳定,引发资本市场对相关概念的关注。

2021年10月,扎克伯格宣布脸书更名为Meta,并强调公司会把元宇宙放在第一位,而不是脸书,将元宇宙推向沸点。

然而,当视野回到超宇宙的电影院时,人们很难不质疑这是一种“热点摩擦”行为。

目前公司最大的单一收入来源——直播业务,正面临市场增长和政策的双重瓶颈。移动互联网经过近10年的高速发展,尤其是cmnet用户的红利逐渐接近尾声。

映客必须寻求增量。

事实上,超宇宙市场还很不成熟。其底层技术无法支撑各种想象中的体验,技术路线、所需时间、商业化效果等诸多方面存在诸多不确定性。

中信证券甚至指出,现阶段,元宇宙侧重于概念探索和营销手段。

有生并不否认从视觉的角度来看,超宇宙是美好的,但“现实依然是残酷的”。

“超宇宙目前的技术和基础设施都处于初级阶段,每个人都需要极大的耐心去尝试和验证。目前对超宇宙的理解可能是虚拟和现实,VR和AR,但还没有很好的硬件支持。也许明年或者后年,当顶级硬件产品真正发布的时候,超宇宙就会爆发。”他说。

至少,冯友生已经迈出了第一步。

佑生希望在三年内,于颖在国内外的收入能够持平。图片:应宇宙

21世纪:映客进军元宇宙的本质是什么?

冯友生:我们在理解元宇宙的时候,要把眼光放长远,20年后再看。第一年的产品必须处于非常初级的状态。在现在的环境下,我们要用初级的状态去做初级的事情,就像20多年前,我们在拨号时代,那时候不能上视频,只能开文字。现在想要完整的3D呈现是不可能的,设备和宽带速度都支持不了。很多可能是伪3D,但是人的交互和感知也会和原作不一样。这可能是对元宇宙的粗浅理解,把2D互联网变成3D互联网来改造产品,验证需求,验证用户体验。反射宇宙是由以产品为代表的社会小宇宙组成的。

21世纪:探索元宇宙,映客有什么优势?

冯友生:试错成本低,可以投入有限的资金验证需求。所有的互联网产品都是从很小的产品开始验证的,验证完了,就会成长起来。如果能创造出很强的体验,有社交性,有传播性,可能瞬间就从10万用户膨胀到1000万用户。当年的映客直播,刚开始几个月没人直播,只有三五个人,后来突然一夜之间变成了几十万人直播,再后来变成了整个社会事件。所谓社交产品,都是爆款,核心本质是能不能真正做出用户体验强、口碑强、传播力强的产品。

21世纪:元宇宙的盈利模式是什么?

冯友生:这是一个动态的审判过程。Metauniverse是一个比较新的项目,核心判断会根据数据变化做出决策。三五年后可能会达到爆发点,但前几年会积累沉淀。

21世纪:您如何看待NFT?

冯友生:元宇宙涵盖的范围很广,如web3.0、NFT、数字货币等。我们会一直拥抱新事物,积极尝试,有自己的投资策略。

在超宇宙规划路径下,未来还将发布一系列产品。NFT,数字收藏,是基于区块链技术保护许多数字产权,是独一无二的,不可篡改的。经验证,这个市场非常大。关键在于数字收藏能否在用户中树立自己的信仰和追求,运营者能否赋予其更多的内涵和想象空。

21世纪:目前硬件支持有限。映客如何应对?

冯友生:坦白说,还早着呢。我们从0-1,相当于超宇宙的创业公司。要看产品的影响力有多大,或者什么时候真正发布。从用户体验来看,有可能成功也有可能失败,这是一种常态。核心是在大方向下做出正确的选择和资源投入。在元宇宙趋势下,未来我们会有越来越多的产品呈现和发布,也有信心和能力把这些产品做成符合商业逻辑的生态。

21世纪:从直播时代到元宇宙阶段,映客项目都显得“小而美”。这是被动适应还是主动选择?

冯友生:任何大产品都是从小产品开始的。经过无数次的策略开发,有些产品成功了,而有些却流产了。很多时候,互联网公司有两套逻辑理论。一种是疯狂烧钱,让用户规模化,然后再考虑闭环业务。在这个过程中,你可以看到,有光环的头部公司只是少数,跑出了万分之一的极少数。他们死了一大批,烧的钱也有几千亿。还有一个就是产品规模小的时候,就想着怎么生存。很多情况下可能不会被外界注意到,但其实过得很好,不会进入疯狂烧钱的阶段。

目前我们每个产品还会投入资金验证商业模式。映客有非常丰富的产品矩阵。很多产品可能并不为外界所熟知,但商业模式已经非常成功。

21世纪:公司有全球化的时间表吗?

冯友生:去年在海外推出了四五款产品,包括欧美的阅读产品,越南和印度的社交产品,还有中东的一些。我们在海外已经摸索了一段时间,认为现在时机已经成熟,所以今年会投入更大的比例。我们希望在三年内,我们的国内收入和海外收入持平。目前投资清晰可控。

21世纪:目前,映客是一家怎样的公司?

冯友生:这些年来,在直播之外,我们一直在孵化创新的产品矩阵,产生了预期的效果。目前直播处于非常成熟的阶段,很难产生快速增长。我们的增长来自社交、交友和海外市场。

我觉得大家把映客定义为小微互联网公司挺好的。中国很多小微企业创新能力很强。我们的内部愿景也是成功率最高的创业孵化平台。

核心逻辑是我们搭建一个平台,让有想法的年轻人借助平台的赋能,为社会做出有价值的产品,实现个人理想。映客有创新的心和机制,帮助年轻人成长和成功。

21世纪:疫情对当前业务有什么影响?

冯友生:疫情对整个直播行业有一定影响。我们也感受到了整个经济下行时的客观影响,但映客的核心是扩大非高的精神消费。

21世纪:目前你是如何分配个人时间的?

冯友生:第一是寻找优秀的人才;二是聚焦新业务和前沿产品。这是一个决策导向的事情。方向对了,所有资源都会匹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