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观察|百丽欲回港股:逾7成收入依赖线下 多元化布局或加剧财务风险 业绩仍存隐忧

科技 (2675) 2个月前

财联社(深圳,记者 陆婷婷)讯,百丽时尚于日前正式向港交所递交IPO申请。时隔近五年,从港股私有化退市的一代“鞋王”经高瓴操刀转型后欲再度回归。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百丽时尚超过70%的营收来自线下渠道。

近年来,线下市场持续受到电商等线上渠道的冲击,叠加疫情影响,其销售贡献已难复当年之“勇”,过度依赖线下也将使得百丽时尚的业绩容易受到多方因素“侵扰”。

百丽时尚虽已开始多元化布局与渠道调整,试图缓解这一问题。但目前来看,此举在加重百丽时尚财务风险的同时,亦可能为其业绩的波动埋下了“伏笔”。

逾7成收入依赖线下 销售表现受多因素“侵扰”

百丽品牌于1981年在香港创立,最开始从事鞋履贸易业务,1992年将时尚鞋履业务拓展至中国大陆。2007年,百丽国际在联交所上市,而后于2017年退市。

百丽时尚目前拥有20个多元布局的自有品牌及合作品牌,覆盖女鞋、男鞋、童鞋、服裝、包袋、配饰等品类。

受益于时尚女鞋高增态势,百丽时尚业绩表现尚可。招股书显示,公司在19/20财年(截至2020年2月29日,下同)、20/21财年(截至2021年2月28日,下同)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01.14亿元(人民币,下同)、217.3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6.65亿元、26.16亿元。21/22财年(截至2021年11月30日止九个月,下同)实现营业收入176.27亿元,同比增长11.0%;净利润22.97亿元,同比增长17.8%。

与其他零售商早已在线上渠道深度布局不同,百丽时尚的渠道构成中,线下(位于百货商场、购物中心等处门店)渠道依然还是“主角”。19/20财年、20/21财年、21/22财年(前九个月),百丽时尚来自线下销售渠道的收入分别占各期间总收入的83.6%、78.5%及74.4%,均超过7成。

一位某零售品牌的区域销售总监向财联社记者表示,过度依赖线上或线下销售对时尚品牌而言都算不上好事。毫无疑问,线下是消费客群沉浸式触达产品的直接链路,有给予消费体验、品牌占领消费者“心智”、门店盈利受益高客流等逻辑在,但疫情下尤其管控趋严时受影响也很明显。

品牌构建全渠道“护城河”很重要,线上线下销售达成某种程度的平衡,更有利于应对可能出现的风险。

整体而言,疫情下线下实体门店经营难言乐观。

首先是受疫情侵扰经济增速放缓,整体消费需求疲弱。公司则在招股书中指出,不时爆发的新冠疫情对公司业务造成不同程度的影响,2020年初甚至有过线下门店及生产设施关闭,导致大部分业务暂停。

此外,供货商及时向我们提供原材料、成品及服务的能力亦因类似原因而受到不利影响。

同行业来看,同样涉足时尚鞋履业务的星期六(002291.SZ)和天创时尚(603608.SZ)2021年年度业绩均预亏,前者预计净利润亏损4.3亿元至6.45亿元,后者预计净利润亏损5714万元到8571万元。关于该板块的业绩变动原因,上述两家上市公司均提到,国内疫情反复对地方经济造成长期持续影响,线下实体商业销售业态受冲击。

在此情形下,线上渠道开拓许是出路。但也有业内人士表示,线上更多的是流量之争,平台流量分化加剧且流量红利逐步见顶,投入资源角逐存量,短期内不见得就能给品牌带来显著收效。

谈及线上销售效果,星期六相关人士向记者表示,鞋子很多还是愿意在线下买,定位相对低点的、价格便宜些的、性价比高的鞋子线上卖可能更好推一些,比如几十块、百来块价位的。公司产品整体偏中高端,价格相对高一些,消费者没那么容易冲动消费。

据其透露,“大环境都不太好,市场不佳拖累业绩,对于鞋履业务板块公司是有计划将其剥离的。”

多元化布局或加剧财务风险 业绩存隐忧

百丽时尚较为依赖垂直一体化业务模式。公司基于DTC(直接面对消费者)网络及直营店,采取“订、补、迭”货品模式,根据当季流行元素、销售数据反馈等动态调整产品设计、当季铺货SKU范围等。

然而出货仍受多因素影响,消费者喜好多变,对时尚趋势预判失误、难以预期的退货、天气条件影响产品需求、假日过高的铺货量等使公司面临高库存风险。

事实上,不稳定的库存水平恰好证明了这一点。19/20财年、20/21财年、21/22财年(前九个月)各期,公司库存周转天数分别为195.7天、173.9天、188.1天。疫情下线下客流未恢复及消费需求降低同样增加公司库存积压的风险。

在这样的背景下,百丽时尚亦将业务触角延伸至服装等领域。

招股书显示,19/20财年、20/21财年、21/22财年(前九个月)公司服装板块营收占比分别为12.2%、13.7%、13.4%,业务呈明显扩张之势。公司目前已打造了Chmpion、MOUSSY等5个服装品牌,亦先后完成了对Initil服装业务的收购,以及包括7or9(高跟鞋品牌)、BEASTER(街头服装品牌)、白小T(科技主导服装品牌)等新生品牌的少数股权投资。

但多元化布局带来的压力也不容忽视。百丽时尚于招股书中提示负债相关风险时透露,截至2021年11月30日止九个月、截至2022年1月31日净流动负债13.86亿元、5.84亿元,并指出可能继续录得净流动负债,拥有大量净流动负债可能会限制经营灵活性,且不利于扩大业务。

公司采取联营合同等方式经营直营店亦对公司现金流产生影响。截至2021年11月30日,公司在中国有9153家直营店,遍布30个省份的337个城市及港澳。

根据公司签订的联营协议,门店销售所得款项由百货公司、购物中心、奥特莱斯等零售渠道供应商代收,扣除联营费等相关费用后再将剩余销售收入按月转账,若供应商未按时或无法支付款项,或将影响公司业绩表现并掣肘业务开展。数据显示,目前相关亏损已形成,19/20财年至21/22财年(前九个月),公司录得贸易应收款项减值人民币达到6380万元。公司方面强调“可能会继续产生此类减值亏损。”

此外,截至2021年11月30日止的前九个月,百丽时尚仅销售及营销开支列项费用达71.83亿元。同时,公司还将面临新店铺设、老门店升级改造、品牌市场营销及推广、线上渠道建设等大额支出,叠加成本端受压、时尚消费暂时延续疫情期间低迷等因素影响,公司业绩前景不容乐观。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