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财报透视小米投资版图:硬科技、新零售成重点方向 已收获多个IPO

科技 (28) 2个月前

《麻辣财经》(记者 陈美)讯,3月22日晚间,小米集团公布了2021年财报。财报显示,小米总收入达到3283亿元,同比增长33.5%;经调整净利润达到220亿元,同比增长69.5%。

但其年度利润却同比下滑5.1%,为192.8亿元。

在投资方面, 截至2021年底,小米共投资超过390家公司,总账面价值人民币高达603亿元,同比增长25.7%。同时,投资税后净收益达到人民币33亿元。

2021年对外投资企业增80家,公允价值仍下滑

尽管小米2021年经调整的净利润达到220亿元,同比增长69.5%,但《麻辣财经》记者看到,报告期内,小米集团按公允价值计入损益之投资公允价值变动为81.32亿元人民币,相比2020年的132亿元减少了38.3%,即50亿元。

财经博主、金融领域教师罗攀在接受《麻辣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减少的50亿元公允价值变动,其实影响了小米的利润。

“这反映在财报上,经调整的净利润,代表的是主营业务,为增长状态;但包含公允价值变动的年度利润,则被拖累,进而下滑。”

在罗攀看来,所得税费用的上升,也影响了小米的利润。数据显示,2020年小米所得税费用为13亿元,而2021年这一数据上升为51.3亿元。

此外,从小米对外投资家数上看,近三年小米一直保持高速增长的态势。财报显示,截至2021年底,小米对外投资390家,而2020年和2019年分别是310家和290家。2021年,同比增长了80家。

投资家数如此大规模的增长,最后却导致公允价值下降,罗攀认为,背后原因是小米投资的企业,大多数为港股和中概股。“近年来市值大幅回调,严重影响了公允价值,进而降低小米的利润。”

华为研究专家周锡冰认为,在小米的布局中,投资肩负的是生态链体系的建设,这样的投资战略相对于单纯的风险投资更具针对性,作用更大。

”在建设中,母公司肯定会把当前风口或潜在风口的隐形冠军企业,作为生态体系的共建标的。但当生态体系脆弱时,小米投资可能将其出售,或者变更赛道,使其与小米的生态保持一致。“周锡冰对《麻辣财经》记者说道。

两大基金:一个买新零售,一个投硬科技

雷军曾说过,业务爱好是天使投资。

在小米的对外投资中,小米科技和长江小米产业基金是最重要的两只脚。

在2021年对外投资的80家企业中,记者看到,小米科技围绕新消费领域,出手了20多次。五源资本的创始合伙人刘芹,也在该部门任职董事。

据《麻辣财经》记者不完全梳理,过去一年,小米科技主要参与了“爱动健身”*的C轮融资,潮玩手机壳品牌“追极智能”的A轮融资,美容护理品牌“inFce”的Pre-A轮融资,以及战投九号机器人孵化的内部项目“互动科技”。

其中,“inFce”与“追极智能”纷纷进入小米有品生态链,而九号机器人早已是小米生态链上的企业。至于“爱动健身”,则被外界看作是小米围堵Keep。

小米科技为何热衷于新零售的投资?过往财报显示,小米有品作为生活购物平台,已是小米新零售战略的重要一环。

除此之外,轻美电器、积木电顽、嘉乐电器、不要音乐、妖舞、美幻科技、ACC超级饰等均获得小米的青睐,完成不同轮次的融资。

在另一端,投硬科技的长江小米产业基金,则聚焦半导体、半导体器件、雷达激光、无线通信、传感器等。

在半导体方面,一微半导体、瀚昕微电子、芯迈半导体、睿力集成、威兆半导体、芯德半导体、速通半导体均被小米长江产业基金拿下,出手迅猛堪比国家大基金。

传感器中,明皜传感、矽睿科技先后被该基金相中。并且,明皜传感、矽睿科技是MEMS传感器。智能手机作为小米的主要业务之一,能够抓稳上下游产业链极其重要。

激光、光学研发同样受到小米长江产业基金的重视。霖鼎光学、诚瑞光学、京浜光电,以及镭明激光、创鑫激光、泰德激光等悉数被投。

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小米还接连参与“蜂巢科技”的天使轮和Pre-A轮融资。

这家做AR智能眼镜的公司,之所以被小米力捧。一方面,公司创始人夏勇峰,曾是小米生态链副总裁、小米手机部部门总经理,为小米生态链创建者之一;另一方面,2021年下半年,小米发布了AR眼镜。

但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在接受《麻辣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AR眼镜的问题,除了技术研发之外,更多是应用场景。“在前期热度消退后,是否开发出丰富、足够的应用吸引消费者,才是成功的关键。”

投资回报丰厚:小米系已收获多个IPO

此前,小米CFO周受资曾表示,小米投资主要是为了增强业务。同时,强调小米不是一家投资公司,而是关注能带动小米业务的投资。

但不可否认,在过往投资中,小米系投资收获颇丰,已收获了多个IPO。数据显示,激智科技、翱捷科技、利和兴、奕东电子、珠海冠宇、恒玄科技、芯原股份、方邦股份等公司,均是小米的成功案例。

与此同时,还有大批正在申请IPO的公司中,小米也有诸多储备队伍。记者看到,这其中峰岹科技在完成C轮融资后,目前科创板IPO被受理,小米长江产业基金于2020年B轮融资中进入。除此之外,唯捷创芯(天津)电子、思特威(上海)电子、创鑫激光、帝奥微电子等等,均在IPO过程中。

而在老朋友九号公司上,小米等机构更是赚得盆满钵满。

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1月12日,九号公司存托凭证收盘价达66元/份,上市一年公司股价累计已上涨248%。彼时,小米等机构合计减持九号公司存托凭证数量不超过7568.35万份,占公司存托凭证总份数的比例合计不超过10.74%。按此计算,此次拟减持部分市值,合计约为50亿元。

不仅如此,小米科技在2021年还参投了高榕资本,成为南京高榕五期一号股权投资的LP。而高榕资本作为纯粹的财务投资者,在业内知名度较高。该VC去年已出手了泽森软件、云中子科技、新创元半导体等多家公司。

面对这些投资,在采访中,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认为,与技术研发和产品创新的长期性和风险性,以及对科技、工程、设计等团队的要求相比,投资是一个相对门槛较低、回报周期较快、收益较高的业务。

“以小米生态的名义,更容易让被投企业表现出接受度,所以协同作战下小米的投资回报,或许高于对小米生态的重要性。”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则表示,小米是一个注重生态链打造的企业,生态链价值占整个市场价值中的比重非常高。“在这样的情况下,小米已经用投资打造了一个生态链体系,让不同的企业占据不同的生态位,然后共同为小米生态链提供价值。”

但不管怎么说,小米对外投资,终目的是如何利用投资,进行产业链的延伸,做成一家更受C端消费者认可的公司或者产业。如果单纯的依赖投资,那么小米与与普通公司之间,也没有什么差别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