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了上万元礼物却连对方面也见不着 直播相亲深陷“骗局”与“套路”泥潭

科技 (49) 2个月前

**《麻辣财经》(上海,记者 张洋洋)讯,沉寂许久的陌生人社交没看到新故事,近期陌陌却因用户在相亲直播间“被骗”打赏引发舆论关注。

不久前,有网友爆料称自己在陌陌平台上相亲时,因为红娘诱导刷礼物,一个小时内被骗了近3000元。而在黑猫平台上,有关陌陌上相亲诱导刷礼物消费被骗刷礼物的投诉,金额最高的达到2.8万元。

植根人们情感和交友的底层需求,依托于前十年移动互联网和LBS(基于位置的服务)技术的高速发展,如今的陌生人社交赛道已基本形成稳固的格局。海外代表产品如Tinder、Bumble,国内如陌陌、探探、Soul等用户量居于前列。

用户需求、市场环境、增长空间、经营利润等商业指标的串联,似乎让陌生人社交产品形成了完美的逻辑自洽。但另一方面,在中国社会语境下,如果回到情感和交友的底层逻辑,真正愿意以陌生人社交平台发展长期稳定关系的人并不在多数。

但比起情感交友悖论,更致命的还在于,由陌生人社交引发的诈骗、杀猪盘事件。这些骗局在使得当事用户遭受损失的同时,也正在反噬平台本身。

网络相亲“套路”多多

3月6日,一则在陌陌相亲被骗的新闻引发热议。 当事人称一小时内在月老直播间内打赏了2900元,随后便被月老和女嘉宾拉黑。

事后,陌陌对此回应称,交友直播间只是提供用户之间社交破冰的平台,主播个人承诺成功交友、诱导赠送礼物的行为属于违规行为,平台会予以坚决打击和处罚。目前,平台已将相关主播进行永久封禁处理。

《麻辣财经》记者登录陌陌App发现,类似的相亲交友直播间不在少数。个别直播间里的主持人自称,“我们直播间是真诚交友平台,就像线上版的《非诚勿扰》”。

记者经由陌陌消息,进入了一个名为“老壳交友招主持”的直播间,该直播间有1位主持人,8位女嘉宾,空缺一个男嘉宾席位,这也是多数相亲交友直播间的设置。主持人会持续cue每一位新进来的男用户,一遍一遍询问着“有没有单身找对象的小哥哥,可以点中间申请,带你认识我们的小姐姐”。

各个直播间相亲玩法回略有不同,但相同的是,每个直播间的男用户若想申请为男嘉宾相亲,第一步都是需要交20块钱的房费和主持费用。从记者进入的几个直播间情况来看,不少男用户在这一步就止步了。

如果接受了付费交友的男嘉宾,接下来,主持人会以进一步拓展关系为由,用各种话术劝导男嘉宾对心仪女嘉宾刷礼物,以解锁不同玩法,让女嘉宾开麦是一个礼物,视频是一个,交换联系方式又要一个。礼物价格从9陌陌币-3888陌陌币不等,折合人民币,7陌陌币=1元人民币。直播间里,每一个相亲环节,基本上都标注好了价格。

根据记者在“老壳交友招主持”直播间的经历,一位男嘉宾经过主持人多次劝导刷了几轮礼物。在男女嘉宾可以进入最后的浪漫小屋(1v1交流)环节时,主持人表示男嘉宾要再刷一个520陌陌币的彩红告白礼物,即可相亲成功。

但男嘉宾拒绝了最后一步的刷礼物劝导,主持人依旧不放弃,一遍一遍重复“小哥哥,你只要再刷一个彩红告白(520陌陌币)礼物,你就可以跟1号小姐姐进入浪漫小屋认识了”,“小哥哥你这就差最后一步就成功了,我们小姐姐前面都跟你交流那么久了。”男嘉宾拒绝,主持人穷劝不舍,双方来回拉锯。

对于这类直播玩法,在与平台的陌陌用户交流中,有用户告诉记者,主持人扮演的其实是托的角色,刺激消费,和女嘉宾是一伙的,“这是诈骗,强制消费”。

记者注意到,在这些相亲交友直播间公屏区域,陌陌官方都会发布一个风险提示:房间仅提供用户破冰交友及游戏平台,属于陌陌用户的公共空间,房间内交友承诺系个人行为。提示用户勿参与房间内通过游戏/活动/赠送虚拟礼物等提供的任意附带条件的非官方奖励活动,谨防上当受骗。

社交平台无法完全自证“清白”

陌生人社交概念,最早要追溯到1995年的婚恋交友网站Mtch.com,当时还是一个只需很低费用,便可获取陌生异性信息的在线个人数据库。此后,陌生人社交逐渐从线下迁往线上,二十多年间,无数平台倒下和崛起。

陌陌在2011年创立之初,当时正处于移动互联网流量红利期,基于这样的市场环境,国内的陌生人社交其实有着不错的增长潜力。根据艾瑞的调查,在2015年Q4-2016年Q4期间,中国的陌生人社交应用用户规模上涨了19.6%,并且每个季度都有大概0.2亿左右的用户规模增长。

2014年上市时,陌陌当时的注册用户已达1.803亿人,同比增速是160.8%。如今,任何一个互联网平台基本上再无可能达到这种用户增速了。

尤其是LBS技术的兴起,更使得陌生人社交软件获得高速发展。这也是陌陌一直的定位所在,“帮助用户建立及扩大基于位置和兴趣的交友网络”,就如同陌陌创始人唐岩曾这样形容陌陌:“当你出差孤独地住在酒店房间时,可以通过LBS发现隔壁有个同样处境的年轻姑娘。”

但唐岩还说过,“分享地理位置根本不是需求,背后一定暗含着某种原始的冲动。”唐岩说的还是含蓄了。从最基础的市场供需理论而言,陌生人社交本质上是抓住了人们的情感和交友需求。

这从陌陌的“点点”、“动态”、“附近”等功能就可看出——这些功能能够快速实现用户的一对一聊天接触,陌生人弱关系就此建立。

在商业模式上,陌生人社交产品在社交过程中的多环节有多种变现方式,已被验证的成熟模式有直播场景化社交、付费会员制、虚拟礼物等。

前文所述的直播间刷礼物,归属于陌陌的增值业务之下,这些虚拟礼物最后会转化为收入,由直播平台、主播以及MCN/工会(如有中间机构运作)共同分成。

一位熟悉陌陌直播运营的业内人士告诉《麻辣财经》记者,陌陌与工会签约,一般按照6:4的比例分成(如与头部工会签约则是4:6),这里的40%,再由工会和主播按照7:3比例分成。如果是大主播单独与陌陌直签,这时的资金比例则是:主播20万年薪+提成(陌陌抽成60%)

本质上,平台、主播、MCN/工会三者之间是利益共同体。

由虚拟礼物和会员订阅组成的增值业务,是除直播业务之外,陌陌集团的第二大收入来源。2021年Q3,增值服务营收达到15.333亿元,总营收占比40.8%。往期财报中陌陌也多次指出,增值服务营收的增长主要是由于App内虚拟礼物业务增长推动。

陌生人社交难以“成熟”的困境

用户需求、市场环境,增长空间、经营利润等商业指标的串联,让陌生人社交产品似乎可以形成很完美的逻辑自洽。

但正如前文所述,陌生人社交的底层逻辑是情感需求,这也意味着,社会心理是其底层构筑。但是,有人会去Tinder、陌陌这类平台上寻找一段长期、稳定的关系,甚至是亲密关系吗?

从《麻辣财经》记者的采访中,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有受访者甚至直言, “最多只是无聊的时候登上去看看,跟陌生人简单聊可以,但不会真心想在上面找对象,那个肯定不靠谱啊”,“如果你抱着认真谈恋爱想法去社交,必然是个错误选择,因为1%概率太低。”以至于,一些用户都会在自己的个人介绍中都会写上一句:“很抱歉,以这种方式认识你”。

还有一点需要指出的是,当用户从陌生人变熟络之后,会更倾向于转向微信的熟人社交,这也就意味着,想要形成一段稳定的社交关系,并愿意长期使用陌陌交流的人少之又少。此时的陌陌多少有点为他人做嫁衣裳的意味了。**

但比起情感交友悖论,更致命的还在于,由陌生人社交引发的诈骗、杀猪盘事件。

行骗常见手法包括但不限于,骗子依托陌陌等平台认识用户,以约会为由开展聊天,进一步推荐投资理财、卖保险、加微信发红包、酒托、饭托等。最高人民检察院官方微博近期还披露一个案例,犯罪嫌疑人谎称能通过内部渠道退还陌陌用户在直播间刷礼物的钱,借此诈骗9名陌陌用户2.5万余元。

这些骗局在让当事用户遭受损失的同时,也正在反噬平台本身。在黑猫投诉平台搜索陌陌可以看到,关于陌陌的投诉多达11160条,其中不乏以相亲为由,红娘诱骗消费送礼等问题。

针对这些相亲“诈骗”,北京市京师律所数字经济法律事务部执行主任孟博律师提醒,网络不是法外之地,“云相亲”应依法而为,规范、约束、治理、净化婚介市场环境,需要多方主体的共同努力。网络平台应当依法履行网络信息安全监督管理职责,严格落实主体责任。网络用户要提高风险意识,提升甄别能力,不要盲信各种花言巧语,谨防上当受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