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新药业IPO:第一大供应商成立一年就注销 研发管理人员月薪降至7400元

公司 (64) 2021-05-7 04:47 星期五 2个月前

拓新药业IPO:第一大供应商成立一年就注销 研发管理人员月薪降至7400元

        《麻辣财经》文 / 李瑞峰

        4月2日,创业板上市委2021年第20次审议会议结果显示,新乡拓新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拓新药业)首发获通过。

        招股书披露的信息显示,拓新药业是集化学合成,生物发酵核苷(酸)类原料药及医药中间体的研发,生产及销售为一体的高新技术企业,在国内核苷(酸)类原料药及医药中间体产品的研制,生产等方面具有较强实力。

        《麻辣财经》注意到,近年来,拓新药业的研发投入占比出现了下降,而且与同行公司比较,该公司研发费用率偏低。此外,作为一家医药公司,该公司研发管理人员的待遇明显落后于其他管理人员的薪酬。

        而且,我们注意到,拓新药业的生产过程中还存在安全隐患,已导致两人死亡。该公司的供应商情况疑点重重,其曾经的第一供应商在成立一年多时间内就注销,其他供应商社保缴纳人数为零。最后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的募投项目将使其产能扩产1倍,或导致该公司“消化不良”。

        研发费用率低于同行

        近年来,拓新药业的业绩实现了明显增长,然而,该公司的研发费用率却出现了下降。招股书显示,从2018年至2020年,该公司研发费用率分别为3.44%、4.02%和3.57%。

        此外,与同行公司比较,拓新药业的研发投入也明显偏低,比如:2018年、2019年,同行公司天宇股份的研发费用率分别为5.42%、5.32%,福祥药业的研发费用率分别为4.54%、4.39%,先锋科技的研发费用率分别为4.66%、4.61%,正济药业的研发费用率分别为5.63%、5.12%,行业平均值为5.63%和5.12%。

        以上不论单个公司还是行业平均值都高于拓新药业的研发费用率,作为一家药企,拓新药业在研发投入上有些“抠门”。

        事实上,业内人士注意到,拓新药业一边宣称重视研发,一边给予高管高新的同时却对研发人员区别对待,典型的如薪酬问题。

        该公司招股书显示,在2020年该公司业绩明显增长的同时,该公司给不少高管提薪。比如,董事长杨西宁2019年、2020年薪酬分别为36.26万元、42.26万元;董事、总经理蔡玉瑛薪酬分别为30.34万元、37万元;董事、副总经理王秀强薪酬分别为25.26万元、31.26万元;副总经理、董秘阎业海薪酬分别为22.55万元、28.55万元;财务总监焦慧娟薪酬分别为11.76万元、20.63万元,2020年薪酬均分别有明显提升。

        然而,研发中心技术部部长靳海燕2019年和2020年的薪酬却仅有10.87万元、8.93万元,不升反降,而且,可以计算得出,2020年靳海燕的月薪仅为7440元;研发总监李涛的薪酬也仅为14.23万元和14.56万元,增幅微乎其微。

        研发人员没有良好的待遇,作为一家医药企业,拓新药业如何能研发出有竞争力的药品?

        安全隐患令人担忧

        报告期内,拓新药业意外事故频发,造成2人死亡。该公司存在两起意外事故——“12.11”事故和“5.11”物体打击事故。

        2017年12月12日晚间,拓新药业曾发布公告,12月11日9时18分,公司一种新产品在试实验过程中发生燃爆事故,公司现场人员及时扑救,三分钟后明火全部扑灭。

        本次燃爆事故造成2名员工受轻伤、2名员工重伤,其中1名重伤人员经抢救无效死亡。

        新乡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也曾发布的事故核销公告显示,2017年12月11日9时,新乡拓新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一种新产品在中试实验过程中发生燃爆事故,事故造成两名员工受轻伤、两名员工受重伤,其中一名重伤人员经抢救无效死亡。

        两次公告都表示此次事故是由于拓新药业新产品中试引发,但拓新药业在招股书中表示事故是因个别员工在环保管控停产期间违反公司管理规定,未经许可私自撕毁停产设备封条进行试验而引发事故。

        但根据常识,一个公司的新品研发未经上级领导批准或公司许可,研发人员私自撕毁封条启用设备进行存在危险的试验,即使未发生事故,该员工肯定也会受到公司处罚!所以员工私自撕毁封条进行产品实验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即使属实,也说明拓新药业在内部管理上存在很大问题,另外,拓新药业在该事故中是否存在行推卸责任的行为?

        2020年5月11日,拓新药业厂区内发生一起物体打击事故,一人受伤,经抢救无效死亡。死亡人员系外来施工方周口德川保温材料有限公司员工,其在对拓新药业厂区综合楼室外平台外墙进行修补作业时,吊篮受力不均,引起楼顶东侧支架钢管沿钢丝绳滑落,因其当时未佩戴头盔,致使头部被滑轮钢管击中受伤,后经医院抢救无效后死亡。

        新乡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综合监管和执法局就该事故出具《关于5.11物体打击事故的情况说明》,该事故系施工方周口德川保温材料有限公司违章作业所致,不构成拓新药业安全生产事故。

        安全事故频发,说明该公司在日常管理上存在缺陷,未把安全生产放在足够重视的位置上。

        供应商疑点重重

        招股书显示,河南龙翔宇实业有限公司是拓新药业2017年第一大供应商,供应腺苷金额为293.68万元。但工商登记公开资料显示,河南龙翔宇实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11月,也就是说刚刚成立不久就成为了拓新药业的第一大供应商。

        但是,现在天眼查显示,该公司现在的经营状态处于注销状态,注销日期为2018年12月14日。成立后第一年就成为拓新药业第一大供应商,却没有选择乘势发展壮大,而是选择了注销公司。拓新药业这个第一大供应商有些让人看不懂。

拓新药业IPO:第一大供应商成立一年就注销 研发管理人员月薪降至7400元

        此外,拓新药业的其它大供应商,他们要么社保人数为0,要么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湖北科腾化工贸易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6月,成立不久的2017年成为拓新药业的第二大供应商,供应三氮唑甲酯金额为1840.17万元,2018年成为第一大供应商,供应三氮唑甲酯金额为1634.5万元。查其2017年和2018年年报显示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

        新乡市正祥物资有限公司作为拓新药业2018年第五大供应商和2019年第三大供应商,交易金额分别为945.97万元和1262.52万元,查其2018年和2019年年报显示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

        东台市凯悦化工试剂有限公司作为拓新药业2018年第三大供应商,2019年第二大供应商和2020年1-6月第一大供应商,交金额分别为1456.89万元、1512.47万元和1137.7万元。该公司在2016年6月30日前未按规定报送2015年度年度报告,根据《企业经营异常名录管理暂行办法》第六条之规定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其成立于2005年注册资本50万元,2018年和2019年年报显示社保缴纳人数均为3人。

        安徽金邦医药化工有限公司为拓新药业2017年第三大供应商,2018年第二大供应商,2019年第一大供应商,2020年1-6月的第四大供应商,交易金额分别为1338.44万元、1506.45万元、1866.53万元和637.5万元。公开信息显示,安徽金邦曾多次遭到行政处罚,且3次成为历史被执行人。

        蹊跷的是,公开的工商注册信息显示,安徽金邦成立于2003年,注册资本3,000万元。而拓新药业的招股说明书显示,拓新药业则在2000年就和安徽金邦开展了合作,比安徽金邦出生还早了3年。

        募投项目扩产1倍或“消化不良”

        招股书显示,此次IPO,拓新药业拟募资3.95亿元用于扩产、研发和补充流动资金,其中的核苷系列特色原料药及医药中间体建设项目建成后将新增2000吨/年的产能。但业内人士注意到,该公司拟扩产的胞嘧啶和5-氟胞嘧啶目前产能利用率并未饱和。

        招股书显示,从2018到2020年,拓新药业胞嘧啶的产能均为1102.37吨,产量分别为683吨、988吨和760.95吨,产能利用率分别仅为61.96%、89.63%和69.03%;5-氟胞嘧啶的产能均为159吨,产量分别为106.15吨、20.58吨和106.36吨,产能利用率分别仅为66.76%、12.94%和66.89%。

        然而,就在当前产能一直不饱和的情况下,拓新药业募投项目建成后胞嘧啶将新增1068吨/年,5-氟胞嘧啶将新增150吨/年,也即在当前产能基础上扩能近1倍。

        另外,公司的其余产品除了胞磷胆碱钠在2020年满产外,全系列产品均是产能利用不足,甚至不少产品产能利用率在50%以下。比如,2018-2020年,该公司的利巴韦林产能利用率为24.67%、10.67%和21.67%;次黄嘌呤产能利用率为43.97%、12.21%和26.74%。

        胞嘧啶和5-氟胞嘧啶目前产能利用率并未饱和的背景下,拓新药业募投项目还拟扩大1倍产能,新增产能如何消化?该公司向欣隆药业的销售单价一直低于市场均价是否合理?该公司为何在给高管普遍提薪时唯独落下技术流高管?

《麻辣财经》

发表评论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