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亏损14亿,想在纽交所上市的爱回收,靠做旧生意能拼过闲鱼和转转吗?

经济 (48) 2021-06-15 08:53 星期二 2个月前

文|诸葛卧龙处女座

近日,中国二手电商赛道传出一则重磅消息。

国内二手3C垂直回收电商爱回收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IPO招股书,拟于纽交所上市。如果进展顺利,爱回收将有望成为中国二手3C电商第一股,同时也是“中概股ESG第一股”。

不过,爱回收的上市之路似乎颇为坎坷。

实际上,早在2016年完成D轮融资时,就已经在心中盘算上市计划。值得一提的是,曾在2020年的9月,爱回收将集团品牌升级取名“ATRenew(万物新生)”,并对外宣布旗下业务涵盖爱回收、拍机堂、拍拍和面向海外的AHS Device,也被业界认为是为上市做准备。

现如今赴美上市,爱回收的临门一脚,已经用了整整五年时间。

三年亏损14亿,想在纽交所上市的爱回收,靠做旧生意能拼过闲鱼和转转吗?

但是,尽管在业内经历了十年耕耘,但爱回收至今仍未能实现盈利,且现金流存在一定的危机。于此同时,眼下走向二级市场的主要动机则更加说明公司目前造血能力不足。

要知道,在3C领域二手电商中,互联网行业以“轻、快”为流量驱动理念,竞争的核心利器也是流量之争。

但爱回收却选择了以独特的“重模式”经营。自2013年起,爱回收一直专注于布局线下门店,至今,已在全国开设755家门店和超过1500个自助服务站。

线下门店是典型的重资产模式,爱回收的CEO陈雪峰曾简单算过一笔账:一家简易门店的一次性硬件投入为7万元,一个门店每月的运营成本约3万元。目前就爱回收线下渠道布局的情况来看,意味着在门店运营以及各项运营成本上,就要消耗近3亿元。

由此可见,爱回收这次的亏损,一方面源于线下门店致使现金流承压,一方面还要提到增收不增利的情况。公开资料显示,万物新生旗下已经形成四大业务板块:二手3C产品C2B回收平台爱回收;二手优品B2C零售平台拍拍;二手3C产品B2B交易平台拍机堂;海外业务AHS DEVICE。

此外,招股书显示,截止至2021年3月31日,万物新生集团的整体营收为56.80亿元,同比增长49.4%。2020年整体营收为48.58亿元,其中核心业务营收为47.09亿元,较2019年同比增长38.2%。然而,2018年至2020年,万物新生的净亏损分别达到了2.08亿元、7.06亿元、5.10亿元。

并且,从爱回收递交的招股书业绩来看,“万物新生”还面临着单一依赖B2B“拍机堂”来支撑业绩,C端的业务上法力不足的情况。

爱回收的营收分为自营商品收入和平台收入,2020年分别为42.4亿元和6.1亿元。另外,2020年爱回收自营商品收入中,有88%的商品销售是通过B2B模式的拍机堂卖给B端的二手商户;此外服务收入中,B2B平台的营收也达到了2.8亿元。因此进一步证明爱回收旗下B2B业务“拍机堂”为爱回收的营收上提供了大额贡献。

那资本市场对于爱回收倾向To B企业靠拢的业务模式,会给出“笑脸”吗?

从同行对比而言,形势吧不容乐观。参考二手车行业,例如将在美国市场to C的Carvana、车美仕和to B的汽车批发拍卖企业KAR和ACV市值对比,截止至6月7日收盘,市值分别为482.41亿美元、186.91亿美元、22.53亿美元和39.70亿美元。

因此,从B端企业市值普遍不及C端企业的事实来看,资本市场对于企业的价值判断也未有过误差。可以说,B端企业相较于C端企业,在行业中话语权不高,也没有处于垄断地位。很显然,爱回收旗下“拍机堂”正是有这些所描述的通病。

此外,爱回收更大的挑战源于竞争对手的强大冲击。一周前,国内To C的二手交易平台转转集团宣布旗下B2B采货侠完成4500万美元的融资。这无疑会加剧拍机堂所处的二手3C领域B2B行业的竞争。

更重要的是,从二手市场目前的市场规模来看,本身B端平台的规模就有限,如今B2B业务仍是爱回收的主要营收来源,而在C端,二手交易平台还有综合类二手电商平台如闲鱼、转转等,爱回收无疑在C端面临的竞争压力同样很大。

马太效应下,闲鱼和转转如果没有意外,或继续稳占市场大部分份额。总体来看爱回收,虽背靠京东的扶持,且公司C2B业务提供了较为稳固的自营利润来源,但To B业务向To C业务的转型依旧面临挑战。

但至今未盈利的爱回收,却获得了大咖们的青睐——京东集团、国泰君安国际、上海国和投资、清新资本、京东物流产业基金汇禾资本、毅峰资本等都相继对爱回收输送弹药。截至2020年9月,共计完成七轮融资。此外,招股书显示,公司近期(2021年5月)还获得快手的投资。

但无论如何,靠将旧物件做成大生意的爱回收,上市之路只是一个开始,更大的挑战或许还在将来

发表评论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