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在国内“卷”,这家中国公司的一大波社交App走红海外

热点 (52) 2021-08-2 07:54 星期一 2个月前

记者 | 徐诗琪

发达国家先行,之后在其他国家重演——时间机器理论在互联网诸多领域得到验证,在美国长大的Andy Tian(田行智)也践行着这个理论。

从美国大学毕业后,他的大部分工作与创业项目都是“立足中国,放眼海外”。具体一点说,是在北京做互联网产品,给海外用户使用。

田行智与老朋友欧阳云在2013年创办了亚洲创新集团(Asia Innovations Group,以下简称“亚创”),专攻社交与娱乐类App产品,主要面向海外新兴市场。新兴市场,指的是中国、欧美成熟市场以外的地区,如中东、东南亚等地。

亚创旗下知名的产品包括Uplive、Lamour、超级星饭团等。Uplive是公司的核心产品,自2016年正式上线以来,这款定位实时视频社交(国内俗称“秀场直播”)的App已经有2.3亿注册用户量,主播数达到1900万。在疫情中,Uplive 2020年的用户量同比增长了近90%,主播数量翻倍。

Senor Tower的数据显示,Uplive在新兴市场直播类App中下载量排名第二,同样做秀场直播、发力海外的BIGO Live现在是Uplive的最大竞争对手。

“中国的习惯和商业文化,导致我们的to C市场是全世界竞争最激烈的,中国人也是最拼的,而新兴市场远没有中国这边激烈。”亚创联合创始人兼CEO田行智说,亚创所面对的新兴市场人口众多,但技术基础建设较中国落后4-5年,使用实时社交的习惯也才刚刚被培养,这便是他眼中的机会。

中国的移动直播时代约从2010年开始探索,2014年以后进入游戏与秀场类移动直播的爆发期。得益于4G、5G网络等通信基础的建设,智能手机迅速普及,中国在移动直播的用户教育与商业化方面,都超前于其他国家。直到2016年,国内移动直播领域经历洗牌之时,李学凌在新加坡创立的BIGO Live、亚创的Uplive才推出。

田行智说,中国智能手机的出海比直播还要早,这帮助他们完成了“基础设施”的建设。“运营实时社交有几个必要因素。”他说,一是能跑得动这个App的智能手机,二是宽带与4G移动网络,三是足够低的资费,四是手机的相关技术,如美颜、AR等。

不过,市场潜力大,并不意味着进入门槛低。田行智坦言,在搭建本地团队、适应当地文化并开发相对应的产品上,团队花了更多的时间。多国家、多语言、多文化,要求本土化与全球化并行,这对企业来说已经构成壁垒。

“许多地区的市场都是碎片化的,中东北非有20多个国家,南美也是。”据田行智介绍,其公司按市场划分了五大区域:中东北非、泛印度、东南亚、南美、大中华区,以此搭建本地化团队,并根据当地需求推出、迭代产品,实现多区域多产品同步推进、相互借鉴、经验共享。

多产品的打法也更适应新兴市场。公司对各市场敏捷地上线不同产品,例如语音视频类除了Uplive以外,还有专做语音社交的Haya、来来,交友类的则有Lamour、Wink、FancyU、Amigo、CuteU等多个产品,面向不同市场不同用户。

例如,中东用户通常不愿意露脸,所以公司推出了语音社交App Haya;而巴西人性格热情,喜欢露脸和展现身材,因此产品要加强视频功能。

据介绍,目前亚创公司在全球12个城市设有办公室,覆盖150多个国家和地区,总用户量达到4.1亿人。

在运营本地化方面,田行智还提到了有趣的一点:不同于国内,海外新兴市场对于内容的监管比较少,最大的监管门槛来自谷歌与苹果两大巨头。“他们对内容条款,年龄、内容等都要实时审查,我们已经做到比较大了,任何一个动作都会被他们注意。好在我们都符合了他们的要求。”

这也可能和亚创公司自身的要求有关——他们鼓励娱乐内容,但完全禁止宗教、政治等敏感内容的讨论。Uplive的用户(除中国区外)能看到来自全球不同地区的主播表演,禁止这类内容的探讨利于维护社区环境。

秀场直播,收益主要来自于用户对主播的打赏等软件内增值服务,而该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正是用户付费。至于为何不将中国发展成熟的直播电商搬到新兴市场去,田行智表示,大部分地区的本地电商、支付和配送都还不够完善,待未来这些配套成熟,带货就是自然而然的事。

市场地位方面,该公司旗下产品均在细分品类排行靠前,例如Lamour,在全球线上约会App排名前五,也是新兴市场里细分品类的下载量Top 1。其核心产品Uplive在中国出海短视频及直播类App中,下载量排名为全球前5(Sensor Tower数据),前4名是TikTok、快手、BIGO Live和Likee。

展望未来,田行智说,公司还会坚定社交这条赛道,陌生人、熟人、游戏、音乐相关的社交都有可能涉及。

发表评论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