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白蛇2:青蛇劫起》主创:故事新编的想象力不应有天花板

热点 (32) 2021-08-5 03:04 星期四 2个月前

“我觉得中国动画电影需要有一些想象力。”在接受界面文娱采访时,《白蛇2:青蛇劫起》导演黄家康这样说。

时间虚无的修罗城、性转小白与小青的感情线、独立大女主的定位……相比第一部《白蛇:缘起》,《白蛇2:青蛇劫起》(以下简称《青蛇劫起》)在基于《白蛇传》的故事新编上更进了一步。

《青蛇劫起》的故事场景设定在一座跨时间的修罗城中,这个废墟都市中人妖共存、弱肉强食,场景设置与同为追光动画创作的《新神榜:哪吒重生》类似。相较于第一部的古风场景,第二部还融入了更多的元素,坍塌高楼、混乱街区等“废土朋克”的现代元素和执念、风水火气四劫轮回等佛教说法在修罗城的场景里交融。

从画风到故事设定再到情感表达,《青蛇劫起》都很前卫、很大胆,甚至说有那么一点“危险”:《白蛇:缘起》讲述了白蛇和许仙的前世爱情,《青蛇劫起》则更是直接“平底起高楼”,让青蛇进入新的修罗世界历难渡劫。《青蛇劫起》对传统的借鉴只是基于小青飒爽独立的人物性格和形象,除此之外,影片中的其他关系都是全新的构建和想象,甚至连小青和小白的情感关系也添加连另一层含义和解读。

一直以来,追光动画致力于在传统中寻找“故事新编”。目前,追光动画有“新传说系列”和“新神榜系列”两大宇宙。前者专注于中国传说故事和情感的表达与探讨上面,后者则是意在展现“中国自己的英雄”。但无论是“新传说”,还是“新神榜”,它们的共同点都是取自中国文化传统IP进行传说新编或是神话新编,对传统神魔鬼怪进行新阐释,用“非人”来讲“人”的故事和感情。

但在故事创新的另一面,还有一个待解决的问题,即“新编”是否应有边界?层出不穷的创新元素给影片带来令人眼花缭乱的效果,但这也是一把双刃剑,受众面是否因此而变窄了?

《青蛇劫起》的定位无疑是更Z世代的。在采访过程中,导演黄家康和制片人崔迪都反复提及“年轻人”一词,“表达现代年轻人的价值观”、“激发年轻观众的情感共鸣”。《青蛇劫起》的朋克画风、叛逆少女的人物形象首先会筛掉一部分合家欢影片的热爱者,而是精准聚焦到了年轻人特别是Z世代身上。在当下的电影市场上,这个“盘子”显然不够大。

面对“小众”的质疑,制片人崔迪直言团队肯定会有对票房的担忧,但青蛇的故事不是小众的。她解释说,《青蛇劫起》用的是比较夸张的方式去讲述小青因情变强的经历,实质还是一个成长的故事,这是人类共通的情感。

当跳脱出第一部《白蛇:缘起》搭建起的古风世界、跳脱出大家熟知的小白和许暄的爱情线后,《青蛇劫起》还面临着能否“固粉”的问题。第二部中新加入的小青和男版小白的感情增加了故事的戏剧性,但从IP系列化开发的角度上来看,多少有点剑走偏锋,原来的观众会一时难以接受。这一点,从影片上映上收到的众多评论可以看出,人们困惑小白为何突然性转?性转之后,她们的感情又如何定义?

关于这一点,黄家康认为,妖怪的性别概念是模糊的,而青白的感情是一种更高级的爱,“她们跨越千年时间、跨越性别,却总能在人群中发现彼此、相依相伴”。

在《青蛇劫起》的片尾,还露出了第三季的彩蛋,暗示宝青坊主会成为下一部的主角。崔迪透露,目前影片还在策划中,也希望借新的人物故事的补充找到再往下讲述的切入口,而白蛇系列能否形成完整宇宙和世界观还取决于后续的商业反响。在白蛇系列之外,追光动画也还在筹备聊斋IP,其将与白蛇IP共同组成追光的“新传说系列”。另外,追光动画还有已初试水的“新神榜系列”,包括《哪吒重生》《杨戬》。这些千年前的故事为什么还能打动现代的人,答案或许还要回到开头导演黄家康说的“故事新编的想象力”。

【专访】《白蛇2:青蛇劫起》主创:故事新编的想象力不应有天花板
图片来源:《白蛇2:青蛇劫起》海报

界面文娱对话《青蛇劫起》导演黄家康、制片人崔迪

界面新闻:在大刀阔斧的改编下,会担心故事不再大众吗?

崔迪:其实没有考虑太多这个点。《白蛇缘起》的时候讲的小白的前世爱情故事,然后这一次我们从小青的角度讲了一个白蛇后传的故事——水漫金山之后小青到底经历了一些什么事情?灵感也是来源于《白蛇传》的正传文本,里面有一章节说小青去黑风洞历练了20年,修炼了20年之后要去把雷锋塔推倒,去救白素贞出来。我们觉得,以小青为主角角度讲的故事相对少一些,所以我们能够在这里扩展一些故事。

另外,我们想结合一些当下年轻人的感受和经历,希望能有更多年轻人共情的地方在。观众会被小青的现实意义所打动,能够在生活当中共情,所以其实我并不认为《白蛇2》是一个小众的,因为我们是在讲感情这个点,是在讲小青为了姐姐,去历经艰难、克服困难的故事。

界面新闻:那么您说到的故事的扩展创新有界限吗?在讲新故事时,您们是如何平衡现代元素和传统故事的?

黄家康:其实我们在做改编,有几个大的原则,首先是人物都是没有改变的,我们看到小白是温柔传统的,小青都是比较调皮的。第二,人物关系也没什么改变,小白和小青深厚的姐妹情是每一个作品中都被留存下来的。在影片里面,我们试图表达的东西也还是非常传统的,比如轮回、执念,我觉得这个东西都是中国传统,只不过我们用一个比较新鲜和年轻人的审美,去加了一些想象力而已了。

如果只是照搬所有东西,一方面,观众可能不一定能接受,就觉得这东西很老套。因为很多人现在都觉得以前的东西很无聊,我们需要有一些想象力,毕竟动画电影要有些变化。同时,我觉得题材上也要代表我们2021年的话题。你看《白蛇传》那么多不同年代的版本,都在反映当时时间的一些话题。我们希望其实透过《白蛇传》去讨论一些我们现在年轻人遇到的困境,所以我认为这种改编融合是有必要的。观众可以看到,我们的内核和讨论的东西还是很传统的感情。

界面新闻:其实大家都非常好奇小白的性别问题,您当时做这个设定是出于什么考虑?

黄家康:我觉得有几方面。一方面确实从设计的层面上让观众猜不到,但是我的最主要的感觉就是咱们在讨论青白这种感情。很多人就会问,到底他们是什么感情,是爱情还是姐妹情、友情?其实很难去定义。我觉得,这些都是被维持生存的动力所支撑的一种情感,很特别。你会看到经历了这么多年,小白连记忆都消失了,性别也改变了,完全不知道小青是谁,但(两人之间还是有情感的连接)……可能最老套的一个词就是“缘分”。我们生活中也会遇到这样的人,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这一辈子好像欠了你一样。所以我们特意(在影片中)把它做得再夸张一些。

界面新闻:就是想表达一个更高级的情感状态?

黄家康:对,确实是那么高级的。

界面新闻:青蛇的故事和画风都很年轻化,在创作时关注的视角就是年轻Z世代吗?

崔迪:对,我觉得我们关注的视角在年轻人身上多一些,他们会遇到一些困惑,会经历一些成长。小青在修罗城里面遇到了很多不同的人,有的是劫,有的是缘。然后在这之中,小青去理解情感、理解人、理解关系、最后理解自己。所以,其实更多的是一个成长的故事和情感的故事,也可能会更接近年轻人的视角。

界面新闻:可以理解成在创作之初,就放弃了非年轻市场吗?

黄家康:我觉得是有一个阶段的区别。在做《白蛇1》的时候,我们可能很直接针对年轻人,因为里面聊的东西是更多是爱情,但是小青这个不是爱情片,它是成长片,一个冒险的故事,讨论的人生的一些道理。我觉得年轻人会被触动,一些小孩可能也还是会比较喜欢,小朋友也会想到我要像小青一样遇到困难不能放弃,我觉得这个小朋友也是能看到的。所以我觉得第二部的年龄层次反而是会更广一些的,不会说只针对某一个人群。

界面新闻:在白蛇之外,后续还有其他的IP创作计划吗?

崔迪:现在在考虑聊斋,这个在“新传说系列”里面。新传说系列主要是专注在中国传说故事,比如说像聊斋、白蛇传这样的传说神话故事,重在情感故事的表达和探讨。另外,还有“新神榜”,这里可能会有一些中国的自己的英雄,甚至是我们新的一些英雄。

界面新闻:新传说和新神榜都是神魔鬼怪系列,为什么会对这一方面特别关注?

崔迪:首先,人都会对神魔鬼怪很感兴趣的,我们希望用一些妖魔鬼怪去讲人的故事。另外一方面,作为动画来讲,这样的造型、非常奇幻的世界观是很能做出动画的特色来。不管是从画风,还是表演,我们能够发挥空间非常大。我们一直也在想去多传递一些中国传统文化,希望给年轻人去讲或者说去表达一些传统文化的内涵。用一个更接近现代人审美的方式,做一些适当的创新,找到共情点和共鸣点。

界面新闻:您刚刚谈到中国传统文化,现在有的观众会觉得小青的故事新编有点“魔改”,传递的价值观更像是美漫的个人英雄,跟中国传统文化有点偏离。对于这种观点,您怎么看?

崔迪:小青不是个人英雄,也不是超级英雄。小青是为了情感去做苦苦的追寻和挣扎,其实还是在讲情,然后在里面我们蕴含了很多中国传统的话题,比如说劫难、因果等关系。另外,我觉得对于中国的执念这个点,我们讨论的也会比较辩证。我们希望留给年轻人和中国的观众更多思考的空间,去探讨该怎么去做选择,并不是教条式地去做,成功应该是什么样,或者是一个英雄应该是什么样子。

界面新闻:就是先不给对错,只是呈现故事。

崔迪:对,但是我们其实主要还是在讲情感,然后通过情感想探讨一些共鸣点。

发表评论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