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充电宝还是不是一门好生意?

经济 (26) 2021-09-15 09:33 星期三 2周前

文|斑马消费 范建

企业顶着频频涨价的骂名承受利润下降或亏损,共享充电宝到底还是不是一门好生意?

从几年前的“百电大战”到如今 “三电一兽”分庭抗礼。虽然没有绝对的寡头,可是连美团亲自下场,也无法打破这铁板一块的格局。

近期,品胜携“闪葱”入局,到底是颠覆者,还是只为给公司的IPO增加一点故事?

开局的疯狂

一项发明或是一门生意的诞生,往往就是基于发明人、创始人的主观需求。

共享充电宝还是不是一门好生意?

刘同鑫被称为“共享充电宝之父”。2014年,他在美国考察期间,因为遭遇手机和随身携带的充电宝双双没电,找不到地方充电的情形。于是,他萌生了共享充电宝的构想,并在回国后的很短时间内,将想法设计出来申请了专利。

而共享充电宝商业模式的探路者则是来电科技。早在2014年,该公司成立之初,就从事充电宝租赁服务,这是“共享经济”的雏形,甚至比摩拜单车还要早。

公司创始人袁炳松,涉足该行业既是顺应潮流,也有自身的无奈。

袁炳松是一个连续创业者,早在2004年,他就开起了自己的电池工厂。巅峰时期,工厂有三四千工人,年销售额做到过亿。

好日子到2013年就基本到头了。当年,雷军借小米手机的成功,顺势打造小米生态,进军充电宝就是顺理成章。

袁炳松知道,狼来了!果不其然,当年双11,他备货的充电宝大量积压。在朋友的提示之下,他苦思出了充电宝只租不卖的全新商业模式。

花光了自己的1000万,一直在试错。外界认为这是伪需求,融资难如登天。

不理解这个商业模式的人不是少数。即便到了2017年,王思聪还立帖为证,“如果共享充电宝能成我吃翔”。

王思聪和陈欧对共享充电宝的争论,也将这个行业推向了高光时刻。

巅峰时期的2017年,行业共有300多家创业公司成立,一年投融资事件20多起。有投资人为了锁定投资,甚至在签完合同之后,开车护送公司创始人回家,生怕对方又去见下一个投资人。

陈欧在入主街电后,挖来原源担任公司CEO,要求他一个月内花完3个亿。

行业兴起来快,退潮也快。好多创业公司,还没有被外界知道,就已悄然死掉。乐电,作为首个倒闭玩家,在死亡的一刻,获得短短一生最大的媒介曝光量。

仅仅1年时间,“三电一兽”的格局形成,融资降温,各家背后的投资人想看到的行业寡头没有如期出现。

尴尬的中场

作为先行者,在创业早期,来电可以用机柜去和商家谈资源,要求优质的位置,甚至找商家要租金和安装费用。这在现在的共享充电宝行业简直不敢想象。

如今,还有哪个线下商家、哪个人流密集的场所没有共享充电宝?多个品牌入驻同一场合的情况更是屡见不鲜。某一个品牌,要想拿下了优质场所的独家资源,只能用钱来砸。

很难想象,行业早期,共享充电宝入驻商家几乎都是免费的,这一方面解决了用户的充电问题,同时商家和运营方都可以获得一定收益,这是一个多赢的局面。后来,商家的收费习惯,都是行业通过竞争自己培养出来的。

为了争夺优质点位,充电宝企业不得不付出高额的入场费和分成。对小商家提高分成比例,大的连锁商家,每年的入场费都是五位数起步。

以国内最大的连锁酒馆海伦司为例,其每年通过共享充电宝产生的收入就高达数百万元。

这带来的结果是,共享充电宝行业不断跑马圈地,收入规模越来越大,但始终没有办法实现稳定盈利。

以怪兽充电为例,给到大型合作伙伴的入场费,可占到设备收入的5成以上,佣金支出则占到总收入的75%-90%。数据显示,2019年-2020年,公司入场费由1.1亿元猛增至3.8亿元;佣金支出由8.2亿元增至近12亿元。

虽然,公司以连续多个季度实现盈利,但盈利数额却在不断减少。今年第二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9.72亿元,净利润只有区区800余万元,同比、环比均大幅下降。

无独有偶,小电科技在2019年实现盈利后,2020年再度亏损过亿。

来电科技创始人袁炳松在2017年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夸下海口,共享充电宝如果单纯靠用户产生收益,不足以成为一个伟大的企业。

多年过去,租金收入仍是所有充电宝企业的几乎唯一来源。而且,为了抵御迅猛增长的各项费用,各企业不得不持续提高租金,部分场合甚至已涨到了10元/小时,导致用户怨声载道。以至于,市场监管部门介入,要求各企业限期整改,明确定价规模并明码标价。

新玩家的阳谋

共享充电宝大战打到现在,虽有座次,但前几名之间的差距不大。一级市场的融资已基本停滞,它们只能设法通过上市从二级市场拿钱,来应对后面可能存在的新战役。

今年4月,怪兽充电抢跑,以“共享充电宝第一股”的身份登陆纳斯达克。紧随其后,小电科技终止了创业板IPO辅导,向港交所递交了上市申请。

曾以40%的市场份额领跑行业的街电,则在去年愚人节当天,宣布与搜电合并,形成了直营和代理双运营模式,宣称稳居行业第一。

行业头部谋求快速上市以及整合的一个共同的背景是,美团来了。

行业“百电大战”期间,美团就曾立项,但因数据不立项,短短三个月后,就草草收场。2020年,美团再度入局,带着地球最强地推团队,以及海量的商家资源降维打击,谁不恐惧?

事实证明,美团不是万能的。短时间内,三电一兽的市场格局几乎坚不可摧。几个月前,有消息传出,美团充电宝负责人离职,直营点位交由代理商接盘。

怪兽充电有阿里加持、市场份额已居行业第一,这又如何?上市以来,公司股价持续走低,截至目前,2.88美元的股价,较发行价跌去近7成。

美团都无法攻下的市场,还有新的玩家闯入。

日前,充电宝生产商品胜宣布以“闪葱”入局共享充电宝,主打更大容量、更快的充电技术、更高的分成比例,试图颠覆行业。让利于用户和合作伙伴,品胜的需求在哪里?

或许,这一战略布局,只是为了让公司一年后的IPO,多一个性感的故事情节。

发表评论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