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麻辣财经首页
  2. 经济

小米为何留不住年轻高管?

文|无冕财经 施燕芬

编辑|陈涧

年龄在35岁上下的四名前小米员工,加入酷派后成为高管,小米还出现80后合伙人离职现象,曾大胆重用80后年轻高管的小米,发生了什么?

车企和一家“隐退”的老牌手机品牌宣布做手机,不约而同选择了同一家竞争对手的前员工。

这家车企是吉利。9月28日,吉利宣布进军手机行业,随后,前小米MIUI首席架构师汪文俊在朋友圈发文称,“2010年加入小米,2021年加入吉利,隔了11年,从头搞机”,疑似已经成为吉利手机团队成员。

那家老牌手机品牌是酷派。10月9日,酷派集团(02369.HK)发布公告,宣布重回中国区市场,并委任四名高级管理人员,他们过往均是小米员工。

一时间,小米员工似乎成为手机行业香饽饽。这些中高层员工为何离开小米,转投竞争对手?

小米为何留不住年轻高管?

“少壮派”表现未达预期

10月6日,据脉脉数据研究院发布的调查显示,小米员工平均年龄29岁,在一众互联网企业中,称得上是年轻一派,仅次于字节跳动和拼多多员工平均27岁、快手员工平均年龄28岁。

然而,小米管理层平均年龄是48.6岁。小米在上市后进行多次组织架构调整,大胆重用80后年轻高管,但目前小米的管理层内,已无80后。

酷派委任的四名小米前员工,除了40岁的司马云瑞、37岁的李宇靖外,其余两位今年均是34岁。除了胡行简历不详,其他三位在29-33岁的年纪进入小米,成为小米各业务部门的总监和负责人。

年龄最大的司马云瑞,在七年小米工作生涯中,未升任至向雷军直接汇报的岗位。按小米现行的组织框架,他的直接上司是仇睿恒。

2018年9月,小米上市之后首次进行组织架构调整和人事任命,重新组建了出十个业务部。新晋的一批部门总经理以80后为主,平均年龄38.5岁,其中包括司马云瑞的上司仇睿恒、近期进入吉利手机团队的汪文俊。

这一举措,彰显出小米“少壮派”高管开始走到前台。他们均直接向雷军汇报工作,看得出来雷军是想亲自培养高管。

小米为何留不住年轻高管?

▲小米上市后,首次组织架构调整后的“少壮派”分工。

但3年过去,“少壮派”却没有实现雷军的愿景。

14人中,5人离职、1人动向待定、2人维持原岗、6人转岗,还能直接向雷军汇报的只剩5人。

转岗者中,李伟星原先所在的互联网一部已不再向雷军汇报。李伟星已调离原岗,任小米技术委员会副主席兼秘书长,也无需向雷军汇报。从这一层面看,李伟星算是平级调动。

但雷军对李伟星的表现更为不满。

2019年,小米进行上市后的第四次架构调整,李伟星从一部被调至四部,负责不那么重要的业务。互联网一部主要负责MIUI核心体验等业务,而四部负责电视版MIUI、小米视频等业务。而最后一次,更是将李伟星调离“少壮派”的地盘。

后来者更能胜任雷军的任务。2020年,小米将原先10个分散发展的一级部门进行整合,整合成5个一级部门,由后来的互联网一部总经理金凡、五部总经理马骥,以及“少壮派”屈恒、仇睿恒,和紫米科技CEO张峰正统筹。

而酷派四名新员工,在小米时大多栖身在“少壮派”之下,作为副手的他们更难找到晋升的办法。

“复仇者联盟”挑大梁?

“少壮派”流失,很有可能是因“复仇者联盟”阻塞了小米的上升通道。

三年过去,小米的高管,已经从上市时的13位增长至16位。老一辈高管中,周受资、黎万强、祁燕、汪凌鸣已离职,其余9位仍在任。

上市后的7名新晋高管中,政府线的何勇,和崔宝秋、颜克胜是小米的老熟人,其余4位均是小米这三年从外部引进的高管,包括合伙人卢伟冰、高级总裁曾学忠、CFO林世伟、副总裁常程。

据统计,小米在这两年至少引进了10位手机行业高管。由于近些年手机市场收缩,不少品牌退出主流手机市场,小米顺势吸纳了这部分手机品牌高管,以补充人才梯度。这些从外部吸纳的手机行业老兵,也被舆论戏称为“复仇者联盟”。

小米为何留不住年轻高管?

▲小米从外部引进的高管。

空降高管可以刺激原有的团队,但也会让老员工觉得预期职业发展空间变窄了。

酷派的新高管李宇靖,曾在小米担任Redmi产品总监。2020年3月,前OPPO Find系列产品经理王腾调至 Redmi 团队任产品总监,而李宇靖则调至集团参谋部总监,同时在当年底结束了在小米的工作。

合伙人的职位也留不住人才。

2020年8月,雷军发出内部信,宣布小米将实行合伙人计划和新十年创业者计划,并新增王翔、周受资、张峰、卢伟冰四位合伙人,合伙人团队扩大至9人。

其中,卢伟冰不仅成为最成功的“空降兵”,也是小米内晋升较快的代表。2019年1月,卢伟冰进入小米担任Redmi总经理,一年内升任小米中国区总裁,两年晋升至小米合伙人。而其他三位从进入小米到升至合伙人,至少要6年。

小米为何留不住年轻高管?

▲雷军2020年8月16日发微博宣布新合伙人。

在担任合伙人半年后,38岁的小米上市操盘者周受资,宣布离开小米。

小米另一位80后高管,也在不久前传出离职的消息。据晚点LatePost消息,9月30日,小米集团副总裁、中国区销售一部总经理高自光离职,他是小米线下渠道的核心人物。离职前,高自光已从向雷军直接汇报,转向卢伟冰。

事实上,高自光曾是“少壮派”中发展最好的一员。2020年4月,高自光升任副总裁,是小米首位从内部晋升的80后高管,也是小米最年轻的副总裁。此前,周自光单独负责小米有品电商业务,用两年时间将这一块业务的交易额从零做到百亿,得到雷军认可。

如今,80后成员陆续离开,小米内部培养人才稍显乏力。

而外部高管也不一定靠得住。去年,原碧桂园副总裁彭志斌加入小米,引发外界关注,认为互联网公司正在逐渐向地产公司管理层抛出橄榄枝。然而,半年后,彭志斌却悄悄离开了小米。无独有偶,前魅族副总裁杨拓,也在入职半年内离开小米。

“复仇者联盟”也不一定会被重用。近两三年进入小米的人中,除了4位提拔成高管外,其余只是小部门的负责人。

“开荒牛”成为出路

雷军用人强调“战功文化”,“开荒牛”成为小米年轻派高管的上升通道。

在小米“少壮派”14人中,2人前往造车团队,1人筹备To B业务。

10月15日,小米宣布任命李肖爽担任小米汽车副总裁,他将负责产品、供应链及市场等相关工作,并直接向小米汽车CEO雷军汇报。

此前的9月份,在小米宣布造车的大合照中,李肖爽站在雷军身后,也是后排的主要位置,站在他身旁同是“少壮派”战友、当年互联网三部的于锴。但小米并没有正式宣布于锴进入造车团队。

在10月12日的小米企业服务峰会上,白鹏以To B业务部副总裁的身份出现。2020年底以前,白鹏还是以小米互联网商业部总经理的名头现身,也就是前身互联网六部。

三年前,“少壮派”被安排在新拆分的10个一级部门,寻求小米业务的新增长点。三年后,“少壮派”三角再次站在小米的新战略部门。

而这次雷军给三人的压力不小。

小米宣布进军造车才过去大半年,雷军就直接设下最后期限。10月19日的小米投资者日上,雷军表示造车进展超过了预期,2024年上半年将正式量产。

白鹏的To B团队也是今年才组团队,5月份才开始正式运作。

不同于其他互联网公司To B业务主要提供软件服务,小米的To B做定制类终端,将小米生态链上的智能硬件整合成整体的企业端智能方案。这将一改以往的规模化出货,加上芯片短缺的情况,无疑会大幅增加小米的费用支出。

10月12日,白鹏在小米企业服务峰会上表示,今年To B业务线营收可能在20亿元上下,做到第三年预期会有100亿元以上规模的营业额。而2020年,小米IoT与生活消费产品业务收入高达人民币674亿元。

一方面,小米目前通过To B能赚到的钱可能并不多,另一方面,小米可能并非想要通过To B来增加营收。

对于IoT设备的意义,小米曾表示,IoT设备能起到一定吸纳C端用户购买小米手机的作用。而白鹏真正的压力在于,要发展B端拉动小米手机的“曲线救国”增长路线。

少壮派肩上的担子,更重了。

原创文章,作者:麻辣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uii.cc/read/3843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