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麻辣财经首页
  2. 热点

工信部原部长李毅中:中国应适时推出“碳税”

记者 | 张艺

“中国要适时推出‘碳税’。开始向生产环节征收,并逐渐过渡到消费环节。”

10月20日,在广州举办的2021第三届中国石油和化工绿色发展峰会上,工业和信息化部原部长、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会长李毅中在发表《石油化工碳达峰、碳中和的路径抉择》主题演讲时表示。

李毅中还指出,中国在提升非化石能源占比过程中,应循序渐进,否则容易拉闸限电等问题。此外,还应重视化石能源,加大新一轮找油找气。

近期煤炭价格连创历史新高,国家发展改革委正研究对煤炭价格实行干预措施。

峰会期间,李毅中在接受界面新闻独家采访时指出,类似今年煤价翻倍上涨的现象从未有过。

“这样不合理。当市场失灵时,政府的‘手’就要伸出来管,还应该早点管。”李毅中称。

提升非化石能源占比不能太急

近年来,中国能源消费结构发生了很大变化。

据李毅中介绍,2012年-2020年,中国煤炭消费占比年均下降1.3个百分点;非化石能源占比年均增长0.7个百分点;石油产量稳中有升,天然气产量也有明显的提高。

中国要在2030年碳排放达峰,届时非化石能源占比将达到25%,较2020年的15.9%增长9.1个百分点;非化石能源的发电量占全部发电量的比例,由现在的32%提到超过50%;煤炭消费占比约减少10个百分点。

李毅中指出,这是中国必须要达到的目标,但难度很大,“这需要循序渐进,不能太着急,否则会出现类似近期拉闸限电的情况。”

他认为,碳中和不意味着化石能源的绝灭。“化石能源和非化石能源将长期共存,逐步替代。要避免出现因能源短缺影响国计民生。”

他还指出,近期出现的拉闸限电,原因之一是国内节能节电放松了。

“1-9月,全国发电量增长10.9%,GDP同比增长9.8%。由此计算,电力消费弹性系数是1.1,国内多年来历来电力消费弹性系数约在0.6。”李毅中表示,这说明今年电力弹性系数太高了,用电需要控制住。

电力消费弹性系数是指一段时间内电力消费增长速度与国民生产总值增长速度的比值,用以评价电力与经济发展之间的总体关系。

要加大新一轮找油找气

“油气安全事关能源安全和国家安全。”李毅中在会上指出。

2020年,中国进口原油5.42亿吨,对外依存度为73.5%,较上一年增长了7.3%;天然气对外依存度为42%。

李毅中表示,保障油气供应,应用好两种市场、两种资源。

首先,要加强国内油气资源的规划和管理。已有的油气田要集约开发,提高它的采收率;同时,要加大新一轮找油找气

2020年,中国原油产量1.95亿吨,同比增长了1.6%;天然气产量1925亿立方米,同比增长9.5%。

在他看来,中国的油气资源并不贫乏。“不要自己给自己戴上贫油少气的帽子,我很不赞成这样提。”李毅中称,目前中国累计的原油探明率不到40%,天然气的探明率不到25%。

这主要因为中国地质条件比较苛刻,油气资源寻找不易,资金和技术投入仍存不足。

“因此,需要通过技术创新,加大投资,适应中国地质条件复杂苛刻的状况,去发现更多的油气田。”李毅中表示。

其次,要保证油气进口,需加强接卸、运输、储藏设备设施。中国现有37座10万吨以上的油码头,有21处LNG接卸站,总计16.2万公里的石油、成品油和天然气管线,其中包括中俄、中哈、中缅油气管线,从而保障了中国从海陆两个方向进口油气的安全,今后还应加强和提升。

同时,应走出去发挥技术和工程建设的优势,和产油国尤其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合作开发共赢,从而获得油气的权益资源。“去年,中国的权益油气量达到2.1亿吨,“十四五”将进一步增加。”李毅中称。

此外,石油和化工行业也要发展风电、光伏发电电解水生产绿氢,回收工业废气中的氢。

石化产业结构仍不够合理

对于当前石油化工产业结构,李毅中指出,中国炼油和乙烯已有雄厚实力,但石油化工结构仍不够合理。

“一方面,炼油能力严重过剩,仍有有大量在建。另一方面是乙烯能力严重不足,建设得不够。”

统计局数据显示,2020年国内炼油能力达到8.6亿吨,加工6.7亿吨,产能利用率77.9%。

“根据规划,到2025年炼油能力将达到10亿吨,但届时的加工量预计为7.3亿吨。产能利用率没有上升还下降了,说明产能严重过剩。”李毅中称。

与此同时,预计2025年乙烯和乙烯制品等年表观消费量约7150万吨,生产能力为5734万吨,将呈现供不应求态势。

去年,国内成品油净出口达3348万吨。“一方面大量进口原油,另一方面大量出口成品油,”李毅中认为,这也不合理,“无论是从减碳减排,还是从节约能源、减少污染等方面,都需要调整。”

就此,李毅中提出三大建议。首先,审视“十四五”石油化工发展规划,控制炼油能力增长,加快增加乙烯能力。

其次,优化生产方案,成品油馏分部分转为乙烯原料,转为芳烃原料,让燃料变成原料,实现原料的优质化、轻质化,对现有的炼油化工进行一体化改造,继续淘汰落后产能。

再次,有序发展“绿氢”,发展氢基炼化和氢基煤化,用绿氢来代替煤,来耦合煤化工。

应适时推出“碳税”

对于“双碳”目标实现过程的政策研究方面,李毅中表示,应认真梳理全过程二氧化碳的生成和排放,“不仅要查碳排放,还要查碳足迹,这是更有意义的”。

例如石化行业应负担的碳排放,应是油气、勘探、开采、加工、储运、销售全产业链全过程中消耗的化石能源以及外购电产生的二氧化碳相加。

因为电力生产过程也会产生二氧化碳。“平均一度电要伴生565克二氧化碳,一度火电则伴生850克二氧化氮。”李毅中称,因此,使用的用电量,都需要折算成二氧化碳排放,并征收碳税。

同时,要查清所用材料、物料,在制造过程中所包含的二氧化碳量,如炼钢、有色等。“只有清楚了碳排放和碳足迹,才能落实责任,针对性地减碳减排。”

碳交易与碳税是借助市场机制实现碳减排目标的两种重要手段。今年7月16日,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已正式启动。

李毅中认为,国家还应适时稳步推出“碳税”。首先在生产环节增收,并逐渐过渡到消费环节,按照直接和间接的碳排放量去收税。

李毅中特别强调,希望有关部门在推行碳税时,不要造成国民经济的负面影响,要稳步推进;煤炭行业和石油石化行业要顾全大局,要承担任务。

“若征收碳税,其他方面则要减税,尽量不增加总的税负。”李毅中称,双碳政策很复杂,需要多部门协作,通盘考虑。

原创文章,作者:麻辣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uii.cc/read/3844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